手
,笔者: 阿晔 伤感文章

手 ,笔者: 阿晔

我总是在眼前看到一双手。 不是女人细腻温柔的手,也不是白莲藕般芬芳的少女手。读者应该不是丰富的联想,而是一对会划水的农民粗糙的老茧。 这些手来自土地,来自工地,只是种地,只是搬砖,只是给生活区的锅炉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