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本文作者: 亚木南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呃?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最近下了很多雨,周围都是朦胧的白雾。我走在朦胧的雾里,分不清东南西北,甚至前后也分不清。

有时候回忆和现实是最无情的两件事。在撕扯你最原始的记忆的同时,也在撕扯你最摸不着的真谛,就像恶魔与天使史诗般的较量,势均力敌。夹在中间的人已经分不清自己的信仰了,于是双手合十,默默转身撤退。

写东西找不到重点让我很烦,更烦的是看着写的东西就讨厌,可惜闲空的时候,一篇不知道怎么出来的文章就出来了,一如既往的没有重点,一如既往的零散,麻烦。

其实最近因为毕业季一直在回忆自己的过去,但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起来的,因为每次交一个可以和我聊天的新朋友,都会被再次问到,不同的朋友会给出不同的意见。可怜的我和那段可怜的记忆被翻新和冗杂,甚至我有些人开始怀疑它的真实性。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没发生?

有时候人很贱,说什么做什么,但总会被各种原因耽误,然后给自己起拖延的名字。这不也是借口吗?就像明明说自己没有感情,却忍不住带着兴奋和羡慕独自看电影。你明明觉得自己足够完整,却喜欢一对东西。让人刻薄真的很无奈。

奥利维尔。先验说,在一定程度上,幸福意味着尽可能忘记幸福的可能性。也许这种伟大的哲学家和理性的作家能说出这样的哲学话语。然而,叹了口气之后,他发现任何人都可以说这些话,于是他留下了一半的时间来哀叹哲学是深奥的废话。所谓幸福只是我们的定义,所以被灌输了太多的可能性,每一种可能性在心理上都是有益的,都是避害的。

有时候我很佩服自己的随性。当我在写或读的时候,每当我觉得我的眼睛或脑袋不够用的时候,我就会向外看。每次看到烟雨,我都会用脏话惊呼这种天气最适合睡觉,于是我伸个懒腰,转个身,上床睡觉。我放下了手中的一切,那就是睡觉。我从小就痴迷于休闲睡眠。如果我说我睡觉的时候能睡,那我就睡不着,所以没办法。让我们继续这个世界的混乱。

因为小时候吃糖,把牙齿弄坏了,所以现在不怎么碰糖了。小时候,我是随便长大的。小时候吃了一百顿饭,所以从小适应能力很好。小时候,我是一个人长大的。现在才发现,很多东西都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长大了想改变很难走出天空。不管是缺点还是优点,还是我自己的。看着远去的从前的孩子,他一步一步走过的路,就是我现在一步一步走过的路。

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摇了摇头,用手捋了捋头发,眼睛还是雾蒙蒙的。我转过身向外看,但还是雾蒙蒙的,下着雨。回头一看,一点点碎片闪过。

呃?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