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夜话 |作家: 浮游胖虚子

  • A+
所属分类:奇闻异事

我想说点什么吗?我在心里问自己。我想和谁说话?你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对于过去的深情厚谊,我无处搭救,我不想为过去的遗憾而悲伤,我不想因为缘分而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但我只想看到过去特别平凡的一幕。—现在非常漂亮。

在尘土飞扬的秋径上,仍有一些淡淡的夏日缠绵情怀,微热微热。两排稀疏凌乱的杨树虽然依然有浓浓的绿色,但夏天自然不再有茂密的枝叶。他们一起努力装饰这个村子里无限单调的小径。环顾四周,是玉米地溶进了接近地平线的无限天空。秋风吹来一波又一波的绿波,蟋蟀一只接一只的嗡嗡叫。海浪迎面扑来。

我们就这样走着,说着一些普通的话。走完一段路程,再走完一段路程,直到黄昏,直到村西河桥,我们靠着桥上的栏杆休息。这一刻,我看到了夕阳中淡淡的、温暖的黄红色光芒,轻轻划过你额上的刘海,抚摸着你平静温柔的脸庞。与此同时,光线也照在无限宽阔的玉米地、杨树和不起眼的黄土小路上。在我心里,我觉得这是一幅完美的画,遥不可及,但我不跟你说一点深情的话:太美了。我只是看着你的眼睛,在你的眼睛里寻找同样的画面。然后,就这样,瞬间一起意识到了,然后瞬间就消失了。我认为这是完美的。我想是的,多年以后,你依然会有今天的记忆,即使不是很清晰,但也很美好。

我知道这一幕并不壮丽,没有史诗般的壮丽,但它有壮丽的场面,有回望的勇气,有深厚悠久的历史,但比史诗差多少呢?但这难道不是一部更深刻的史诗吗?如果说荷马的历史史诗是年轻人热血喷涌的幻想,那么我们的史诗就是成年人洗刷沉默的美好时光。前者只是停留在幻想和华丽文字激发的情绪中,而我们是经过多年打磨已经褪去面包屑外壳的晶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