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和鱼 本文作者: 张依明

  • A+
所属分类:人生美文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家乡是一个仙境般的地方。

我从小就住在这个城市。老家离市区比较远,山路水路蜿蜒,一年只有一两次节假日回去。小时候是个“脆皮鸭”——。父母不愿意让我在路上颠簸,所以直到近几年我才和仙境紧密相连,和爷爷奶奶熟悉起来。

我的家乡在河边。我爸爸是吃着鱼虾海鲜长大的。鱼在我的家乡被认为是顶级食物。可能是因为我家面对的是一条满是泥和油的河,我一点也不喜欢腥臭的鱼。

我老家有一种鱼,听起来像说“怪鱼”(其实是鳜鱼)。因为骨架大,断刺少,所以很受欢迎。每次去老家爷爷奶奶都会给我蒸一盘“怪鱼”。虽然我可能只吃一两个,但只要我说好吃,他们就会很开心。

父亲很孝顺。他通常回老家看爷爷奶奶。现在交通比以前方便多了,经常被爸爸接回老家,周末吃午饭,假期住一两天。

有一次,我们出发得很突然,没有事先通知老人。直到夕阳西下,我们的车到了,爷爷奶奶才知道他们儿子一家要来。铺床,扫地,开电视,大吵大闹,他们却在笑。晚上,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发现爷爷不见了!按常理,爷爷这个时候应该坐在小板凳上拉二胡或者抽根烟看电视。这是他难打的习惯。他今天怎么没见人?

我问奶奶,奶奶说爷爷去钓鱼了。

钓鱼?

“这么晚了还钓鱼?”我问,“这条河晚上危险吗?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早再回家。”

奶奶带我去阳台,凉风吹进了我的鼻腔。打了几个喷嚏。透过斑驳的竹林,我看到了一点温暖的黄光。不太亮的小灯随着水波的节奏摇摆着,那是爷爷在等鱼进网。

奶奶带我回房间,父亲却突然出现。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指着小台灯说:“我和你叔叔小时候,只要看到光,就知道明天有鱼吃!”他好像漏了什么,不过他只是又跟我说了一句:“明天还有鱼吃。”

第二天,我睡到凌晨很晚,临近午饭时才起床。穿过厨房,我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看到奶奶一会儿端着一盘鱼出来。她说爷爷钓到了我最喜欢的“怪鱼”……

昨天的昏暗光线仿佛被无限放大,让我睁不开眼。蒸腾的热气遮住了瞳孔,眼睛里会噙凝结的水雾,我张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也许是昨晚的小灯让人温暖,但今天的鱼从来没有这么甜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