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的力量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小时候,学校门口有一个油条铺。炸油条的是个清秀姑娘,不时用一双长竹筷翻动着。偶尔她也会抬头擦把汗,那鲜嫩的皮肤,那从白帽子里面垂出来的栗色头发,那纯洁、专注的目光,都是一个青葱少年眼里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成熟美。

那个年代,资讯很不发达。我不知道张曼玉,也不知道林青霞,见过的美女仅有《天鹅湖》中飘逸的奥薇丽塔和《索尔维格之歌》中韵致十足的少女。但她们显得那么遥远,那么缥缈,美却可望而不可即。

只有这个炸油条的姑娘,是活生生可以感觉和捕捉的美丽。当我学着她的样子,将两条辫子紧紧扎在脑后,就觉得这缩短了我和美丽的距离。

后来,我们搬了家。再遇到她,已是多年之后。或许是经过了岁月的磨砺吧,她的栗色头发已经剪短,白帽子上油迹斑斑。她没有了往日的欢快,已经发胖的身体失去了曾经的灵巧。她满不在乎地看着买油条的顾客,嘴里咀嚼着什么。这个咀嚼让我骤然没了食欲。

已经成年的我面对更加成年的她,不由得怀疑自己少年时代的审美标准。匆匆走过的时候,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好像特别怕人识破我的心事:我曾经那么纯真、那么专注地崇拜过这样一个糟粕妇女。

又一年过去,她依旧守着那个小店。目光涣散,不时打着哈欠,脸上没有热情,也没有不安和焦躁。她的生意也并不好。我莫名生出一种欲望,想要告诉这个打着哈欠的女人,曾经我对她是多么的崇拜。

我说:小时候我经常来你这里买油条。她冷冷地回答:卖油条是小本生意,不讲价。我说: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个时候你梳着两条又粗又长的辫子,穿着白凉鞋,我觉得你是最好看的人,我曾经学着你的样子打扮自己。或许是很久没有听到人们的赞美了吧,她的表情很意外。

再次见到她,又过去了一年。坐在车里,从她的门前经过,看到她的帽子又变得雪白,栗色的鬓发给她的脸增加了活泼和妩媚。她的身材虽然还是发胖,但在竭力再现从前的灵巧,那是一种更加成熟的灵巧。

同车

赞美的力量小时候学校门口有家油条店。油条是一个美少女,不时用一双长长的竹筷子翻动。偶尔,她会抬头擦汗。嫩嫩的皮肤,垂在白帽子上的栗色头发,纯真专注的眼神,都是一个少年眼中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成熟美。

当时,信息非常不发达。我不认识张可颐,也不认识林青霞。我见过的美女只有《天鹅湖》里的飘逸的奥利维亚和《苏维格之歌》里的迷人少女。但它们看起来那么遥远,那么缥缈,但美却遥不可及。

只有这个油条女孩是一个可以被感受和捕捉的活的美。当我从她的外表得知,并将两条辫子紧紧地绑在脑后时,我觉得这缩短了我与美的距离。

后来,我们搬了家。许多年后,我再次遇见了她。也许经过多年的锤炼,她的栗色头发已经剪短了,白色的帽子上满是油渍。她失去了从前的快乐,肥胖的身体失去了从前的灵巧。她看着那些不小心买了油条的顾客,嘴里嚼着什么东西。这一咀嚼让我突然没了食欲。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不禁怀疑自己十几岁时的审美标准。匆匆走过的时候,我不禁加快了脚步,仿佛特别害怕别人看穿我的心:我曾经那么天真专注地崇拜过这样一个人渣女人。又过了一年,她仍然守护着这家小店。眼神涣散,不时打呵欠,脸上没有热情,焦躁不安。她的生意也不好。我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种欲望,想告诉这个打哈欠的女人我有多崇拜她。

我说:小时候经常来找你买油条。她冷冷地回答:卖油条是小生意,不是讨价还价。我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当时你扎着两条又粗又长的辫子,穿着白色的凉鞋。我以为你是最漂亮的人。我以前穿得像你。”。可能很久没有听到人们的赞美了。她的表情很意外。我又一年没见到她了。坐在车里,路过她的门口,我看到她的帽子又变白了,栗色的鬓角给她的脸增添了活泼和魅力。虽然还是胖,但她在努力重现从前的灵巧,这是一种更成熟的灵巧。

在同一辆车里

的老公说:这个女人怎么变化这么大?或许正是因为我敢于向那个曾经启发了我少年美感的女性表示感谢和赞美,为了这份陌生的赞美,才重新唤起了她爱美的心意吧。

所以我觉得,人不能吝啬你的赞美,因为赞美能驱走心中的惰性,让人真正变得很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