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故事 |菅野亚梨沙

  • A+
所属分类:奇闻异事

小地方过春节

文字/舒小英

如果我选择在大城市和小地方过春节,我一定会选择小地方。如果要我在小地方和农村之间选择,我肯定会选择农村。农村越偏远,节日气氛越浓。离现代化越远,人情味就越简单。沉浸在浓厚的民俗风情中,就像喝一杯醇酒。“不要嘲笑泥泞的农家酒,丰年留足客源。”

我记得春节回农村了。元旦探亲是一种“拜访”。从一个村庄走到另一个村庄需要很长时间。一大早,我们就在长辈的带领下,开始两条腿在田埂间走来走去,提着一些糖果等礼物。一路走来,大家都会拉着回家,老人也会把过去农村发生的事情都挑出来;当你兴奋的时候,也会被告知之前发生的怪事。散步既是一项运动,也是一次郊游。聊天,看云,看无垠的田野,豁达。清晨的风,清新干净,闻起来很深,吃在嘴里,清香润口,润肺润肠,妙不可言。走到中午,一身汗,去了村里。亲戚家已经开门了,大家都出来热情握手。它温暖而寒冷,是一颗善良的心。孩子点燃鞭炮,噼里啪啦;老太太拽着她的手,不停地研究,说:这个女孩很帅。说心里话。吃饭的辰光有八个碗和几个大盘子,一大碗米酒和一大碗肉。他吃东西时嘴里充满了香味,肚子里充满了油。当你吃了一顿好饭,你就会回家。十八里送,送伊一,送行者爱。老人们擦了擦眼泪,挥手告别。时隔多年,为我送行的老太太已经去世了,但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暖暖的。

去年从厦门溜到明溪,马上就觉得解放了。与厦门相比,明溪是一个小镇,但在这个小镇里,它要有趣得多。住在一栋四层的私宅里,从上到下都是开放的,门前盛开着桂花和笑脸花,楼上楼下来回跑着孩子,人气满满。在去县城的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喜气洋洋。路边,有用三轮车载着女商人卖荸荠。他们没有喊,迅速用刨子刨了一下马蹄的紫皮,刷了一下,很整齐。儿童公园充满了孩子们的笑声。有些人在蹦床上跳,有些狗在河里的大塑料滚球里滑行,有些人在卡丁车上碰撞。守门人和孩子的游戏者都是熟人,抬头看他们,互相聊天。天气多云,刚下过雨;地面是湿的,你走的时候它摇摇晃晃。孩子们不能照顾阴雨天气,所以他们疯了,光着脚。还有孩子羡慕,指着光脚的孩子不停脱袜子,说别人为什么能脱,自己为什么不能脱。妈妈会解释说人的袜子是湿的,脱下来会冻住。孩子不相信,满脑子都是汗,怎么会被冻住?哭,闹,说,解释。生活的学校。

在城市待久了,总想去农场看看农民的笑脸,听听老人们的故事,喝喝农民的米酒,感觉有点醉了。“一个旧瓶子里有一丝绿色,安静的炉子里有一丝红色。到了黄昏,雪就要下了,喝杯酒怎么样?”

不同的春节

文本/张建春

临近年关,我和老婆说,孩子又该来了。妻子不咸不淡地回答我:想他们吗?我真的说不出来,但我觉得反正他们也该来了。我说的孩子是我老婆和妹妹的两个儿子。他们聪明、可爱、调皮,让人对他们的爱情有些厌烦,但厌烦也像自己的孩子。

想了想,两个孩子在我们这个虽小但温暖的家里至少过了五个春节。我想知道他们是否习惯,但这对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他们都出生在日本,对中国传统文化聚集的春节没什么感觉。他们生活在异国他乡,有自己的一套生活。早些时候,他们对春联、鞭炮、压岁钱等充满了陌生。春节让他们感受到了美食的化身。此外,他们喜欢他们的袖珍手册和有价值的电子游戏。

说话的时候孩子们都来了,两个孩子从上海坐快车从容不迫地自己来了。看到他们又蹿上来了,奇怪的是在和我交谈的过程中,不时出现一串日语,但中心表达的是对春节的期待和对我们强烈的感情。

记得给大哥亮亮打电话,第一次帮我贴春联。他动作很快。他不注意的时候,门上贴了一副春联,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春联被牢牢地贴住了,但一副好对联却被贴了下来。日本孩子从小就养成了认真到位的习惯。当我发现的时候,我不能摘下对联再贴上去。所以,我们走错了。一个春节也没少被文学朋友批评。事后,我与亮亮沟通,讲述了春联的由来和故事。他终于意识到,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做得很好,于是带着弟弟杨洋上路了。

在我们眼里,亮亮和杨洋有很多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尤其是春节期间。说不吉利的话是禁忌。他们不关心这些事情。他们总是说他们想要什么,但他们经常无法实现他们想要的。我婆婆很有想法。她让他们在年三十吃荸荠,说是“不忌讳/[/K13/。

春节绝对是家人的聚会。多年前,我妻子对我说:你又要睡沙发了。我说:好的。为了家人放弃舒适的床,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去年春节,是半夜,亮亮从睡梦中醒来。不知什么原因,她跑到我沙发上的床上,深深叹了口气:我叔叔的床好暖和。我感动了很久,我的心被收买了。严格来说,我们什么都没做。想一句俗语:鱼往深处去,人往好处去。孩子们今年春节回来了,至少说明他们不讨厌我们,但还是喜欢我们。他们喜欢浓浓的春节和深情。我们的家像一个深水,游泳的鱼喜欢它。

今年的春节,除了亮亮、杨洋和他们的父母,我的岳父、岳母和我的姐夫也将在我们的小家里过春节。和我父母一起,我们家有14口人。我准备了很多过年的物品,但重点还是放在我的两个孩子身上,他们已经到了懂事的年龄。我想把一些过年的文化元素传递给他们,然后让他们传递给更多的海外人士。

不同的春节

文本/陈晓曦

春节快到了,我的心早已因喜悦而绽放。春节,你不仅可以玩得开心,得到压岁钱,还可以燃放烟花爆竹,这是我一直期待的!今年我想玩得开心!

奇怪的是,我父亲直到腊月二十九才搬家,但他以前经常带我去买烟花。我迫不及待地跑去问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买烟花?我想买一个莲蓬头,一只蜜蜂,一朵旋转的莲花,……”叽里咕噜说了很多,父亲的话让我心凉:“我们今年不放烟花了。”“为什么?为什么今年不放手呢?没钱吗?用我的压岁钱买怎么样?今年是我的出生年。我计划用烟火庆祝!”我撅着嘴,面色通红,委屈地说。爸爸找到一张纸,递给我。看到的时候是爸爸学校的通知,说市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我不甘心地仔细看了看。哈,我只说了市区禁止,没说农村禁止。我缠着爸爸苦苦哀求:“我们可以放在乡下,就买一点,不要很多,好吗?”爸爸摇摇头,终于摆脱了我的纠缠。他来到电脑前,拿出一条新闻给我看。“2013年2月2日,一辆满载烟花爆竹的汽车在河南宜昌大桥上行驶时突然发生爆炸,导致大桥坍塌,25辆汽车坠入桥下,9人死亡,11人受伤。”

爸爸告诉我,虽然烟花很华丽,鞭炮很好玩,但也伴随着很多危险。每年春节,许多人因燃放烟花爆竹而受伤,这很容易导致火灾和环境污染。从今年开始,我们家将转变观念,停止燃放烟花爆竹,在马年过一个祥和文明的春节!

唉,爸爸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很郁闷。看着我黯然神伤的样子,爸爸又开了一个网站说:“来吧,我们在网上放烟花过年吧!”当我看到它的时候,它是一个带烟花的小游戏。背景是城市美丽的夜空。只要你点击鼠标,一朵美丽的烟花就会绽放。真的很好玩!我玩得很开心,把父母拉到电脑前。我点开烟花说:“祝爸妈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爸爸妈妈开心地笑了。

这是我的马年春节,没有烟火也是温暖、快乐、有意义的!

我的马年春节

文/黄艺锦

家里的月光多亮啊!,节日是故乡。春节如约而至,气氛异常喜庆。春节是我们最快乐的节日,就像一首美丽的音乐。腊月三十的农历元旦和正月初一的元旦……都像优美的音符,组成了春节美好的旋律。

春节期间,家家户户挂红灯笼,贴春联。红色是中国的颜色,多么鲜艳,多么醒目,多么有代表性。“风景满车,鸟语花香——马成功”。今年春节,我给爷爷奶奶写了一副对联。除夕那天,我看着贴在门上的对联,听着它们的欣赏,心里充满了喜悦。大年初一,我穿上新衣服,喊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得到了一个又红又喜庆的红包。早饭后,我走出家门,邻居们早已站在外面,大声玩耍,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玩鞭炮”是我们孩子过年的最爱。我和我的朋友们拿起一个鞭炮,点燃它,看着它着火,然后消失,玩得很开心。还有人扔进河里,看着河里落下的鞭炮炸裂,激起水花,落在不知情的朋友身上,旁边的人不顾形象地笑了。孩子们的笑声给春节增添了节日的气氛。

下午,时间充裕。大人吃瓜子,聊天,聊去年的收获和今年的期待,而我们的孩子看电视,玩游戏。在成年人眼里,我们就像一群“猴子”在那里蹦蹦跳跳。玩累了就看电视吃橘子。你想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回望蛇年,展望马年。一个节日就像一个故事,情节精彩动人;节日是一种内容丰富多彩的文化。在许多西方节日文化的冲击下,我们希望更多地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庆祝具有中国地方特色的节日。

那些年的春节小吃

文本/李姣

现在,孩子们在春节期间吃很多零食。想起那些春节小吃,还是和昨天一样温暖。

我说的那些年,是指70年代。那时,我还是一个在山脊上奔跑的乡下孩子。

八卦泡泡。我一到腊月,院子里就传来一声“砰”。不是放鞭炮,是炒玉米。那几年春节,它是农村大人和孩子的主要小吃。炒包谷泡的人是从一个村子走到另一个村子的刘老汉。听着,风逸,他一路高喊:“炸包谷泡,炸包谷泡!”他穿着黑色的腰身,提着一个黑色的圆锅。在院子里,村民们扛着一袋玉米,分几次均匀地倒进罐子里。刘老汉拧紧锅盖,在燃烧的火上慢慢摇晃罐子。锅上有气压计。到时候,刘老汉会把又热又红的锅放在板凳上,用麻布兜笼住锅口,马上撬开锅盖,砰“ ”,浓浓的蒸汽就会四处扩散蒸腾,一股炒玉米的味道就会扑鼻而来。玉米吹进口袋,刘老汉就吹成花。大年初一早上,这些包谷泡被孩子们装进了新衣服包里。他们兴高采烈地赶到山野村,一路上嚼着这些香喷喷的包谷泡,充满了节日的欢乐和幸福。有一年,我吃了太多的包谷泡,和朋友一起在山脊上放风筝,回到家就把肚子撑大了。我妈妈悲伤地说:“你不能吃太多。”

现在偶尔去茶馆喝茶,在城里的歌厅唱歌,服务员端上一盘包谷泡,却不再有当年的香浓味道,那是机器分批炒出来的。用传统的乡村工艺炸出来的饭团很快就会成为传说。

豆腐干。这种豆腐干是用农村传统工艺制作的,用腊肉脯的盐水浸泡,取出晒干,用柏树苗的烟熏烤。绝不是用城里的机器做豆腐,而是做传统豆腐有几道工序。另外,用腊肉泡过的豆腐干味道更醇厚饱满。这些被切成小块的豆腐干,成了农村孩子过年最奢侈的零食。记得在院子里倚着门槛,找到一小块豆腐干,咬了一口,喊着:“山娃子,山娃子,出来滚铁环!”山娃子跑出瓦房,看见我在吃豆腐干。她喊着:“给我一块,给我一块!”

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块豆腐干,真的很甜。我真的被那种味道迷住了。前不久回到家乡,对75岁的阿姨说:“阿姨,我想吃一块你做的豆腐干!”阿姨张开缺了几颗牙的嘴笑了。她说话还有些漏风:“哇,我又没种大豆,又没喂猪。”

炒豌豆。这是家家户户都喜欢吃的春节小吃。取山埂和沙地上收获的豌豆,放入铁锅里炒熟。多加注意,把豌豆泡在温水里,然后在炒锅里加盐炒熟。那些年的春节,我看到的农村孩子都装在口袋里,大部分都是炒豌豆。

我记得那些春节小吃,包括葵花籽、红薯干和土豆干。

我已经中年了,让我们告别这些大多消失的春节小吃吧。像那些年天上飘着的云,像棉花一样温暖着我的青春,梦里有芬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