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文章 ,天海翼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无法形容的悲伤

文/年与容

朋友也喜欢独木舟,她说,独木舟能把人的悲伤写得淋漓尽致,她说,我读她的时候,我就在脑子里。

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我之所以如此热爱皮划艇,是因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其实我爱自己。一个不能好好爱自己的人,一个不能和自己和平相处的人,一个不懂得珍惜自己的人……浑身都是防线,他不想让任何人插手看到自己的脆弱和脆弱。那样的话,他是惭愧的,但如果真的有人,即使你不告诉他,也有一个人可以做到。所以,当她说要把所有的爱都给我的时候,我很感动。第一次不在乎羞耻,想在她面前把自己切开。如果我能被她的爱治愈,我愿意接受。

但是,我知道不会。

六年前发生的很多事情,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从那以后的痛苦,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真实。好像我的悲伤就在骨子里,和灵魂一起存在。而且最早出现在初中。随着年龄的增长,幸福感不会增加,反而有更多无法面对和解决的情绪。越来越严重的情绪化曾经让我感到不知所措,但我不能毫无顾忌地把它放在别人的眼里。甚至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让我难以启齿。植根于每天的话题海,他们为了所谓的未来和父母的希望而努力。大人口口声声说“不要压力太大”,却不知不觉成了最大的压力来源。努力一心一意专心学习,不要被无关紧要的小情绪所困扰。然而,在我日夜学习的过程中,我被那种压倒一切的悲伤感所措手不及。但是可怜的春秋哀愁,在浩浩荡荡的学问洪流中,是那么微不足道,那么渺小,我从来不敢表现出来,只好小心翼翼的隐藏起来。当一次又一次被险恶的悲伤和孤独打败的时候,我们只能拿出层层练习本压在书桌最下端的日记本,给一点宣泄,把一切不堪、疲惫、无助、痛苦的东西都留在里面,然后随手丢进作业本……不断重复同样的动作,日记本就变成了一本时本和一本分册。

我日复一日藏在心里的悲伤终于有一天爆发了,像是被压榨了几千年的委屈,终于修炼成一种魔力,冲破枷锁,冲出锁妖塔,开始报复。一切都准备好了,我却无能为力,最后被打得体无完肤。

我不想暴露,但我刻意的隐瞒终究是没用的。我只能赤裸裸的站在地球上,站在太阳下,以一种被情绪打败的失败者姿态。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脆弱可怜的灵魂,被别人看成了笑话。

开始一直发呆,经常莫名其妙的热泪盈眶,一不小心就泪流满面。我改了一个又一个日记本,同学们总是惊叹我用得多快。

不知道怎么和自己好好相处。心里藏着一只野兽。经过日复一日的驯化,还是无济于事。我一直以偏执的方式战斗,头破血流。我和自己相处不好,但我努力不去伤害任何无辜的人,努力隐藏真实的自己,努力装作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并为此竭尽全力。我从来没有给别人带来过积极的影响,但是我不想成为消极失败的案例,我也不想伤害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所以我只能在被另一种痛苦折磨死的时候非常小心的克制自己。

孤独和悲伤占据了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没有闲暇去做其他的事情。在别人眼里,他们成了真正的失败者。我每天都陷入无底的悲伤深渊,却爬不出来。无法隐藏自己,单纯的展现真实直接的一面,也是犀利的一面。

我还是不知道如何与自己和他人和平相处,如何与自己的灵魂和精神妥协。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总是事与愿违。在对抗自己的过程中,难免会给无辜的人留下伤痕,血流如注。

我最亲密的同桌,我最喜欢的闺蜜,我最好的朋友,都被我突如其来的无理取闹深深伤害。

我不记得有多少在乎我和不在乎我的人被我伤害过,但我可以肯定,那些在乎我的人会被深深的伤害。

我又一次被迫向高考的洪流靠拢,让我暂时忘记了痛苦,迫使无法逃避的情感屈居第二。想得到片刻的平静,却不料变成了对面的人——自动屏蔽和麻木了一切情绪,变成了一具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让我觉得自己失去了哭泣和哭泣的能力,脑袋被掏空,被倒进了大脑的泥水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的神经细胞就像被猫撕碎的毛球,不规则。一段时间后,以另一种极端的态度。

当我再次被那个恶魔缠上的时候,一切变得更加无法控制,日夜吞噬着我,它在黑暗中就在那里,在清晨就在那里。我无能为力,只好放手。

我觉得孤独和悲伤都是属于普通人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找到一个人能和我一样长久,沉浸在我的心里。我大概遇到了别人没遇到过的问题,但没遇到眼前的问题就已经很难过了。王蒙说,人生是痛苦的。当生活痛苦时,我们为生活而痛苦,当生活不再痛苦时,我们为自己而痛苦。就算解决了我面对的所有问题,我觉得我还是只是一个坏人,悲伤和痛苦会日夜吞噬我的灵魂。

精神病学大师欧文。亚伦定义的人生终极问题之一:内心的孤独。所以我只能这样想,

那是灵魂的一部分,我在一天,它在一天。而这个结论让我不寒而栗。

内心的悲伤

文字/天空被树叶剪开

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看着滑落的银杏叶,我的目光开始飘散。来大学的时候,感觉已经快三年了。一切总觉得过得很快,很多事情都转瞬即逝。擦掉灰尘,才发现自己经历了很多。

也许人就是这样逐渐学会成熟,通过不断的打击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我心里一直难过,一直这样。但我知道,做不到这一点,它永远是压抑的,我开始学会强颜欢笑,给身边的人带来欢乐。但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的悲伤。我把这份悲伤深深埋在心里,免得被别人发现。

太可悲了。没有人能理解我的心。我真的很想哭,但是我做不到。我强忍着所有让我伤心的泪水,满身伤痕的向前走。

过去的玩伴后来怎么样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提升能力,都有新的面貌。只有我还是以前的我,什么都没变。现在的感觉让我想起了高三复习备考的时候,大家努力学习,就是为了考个好点的成绩。考完试,大家都会分道扬镳,他们不说话的时候我很心寒。

为什么我的心会难过?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有时候,我特别希望自己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可怜的学渣。我一直向往没有压力的学渣的幸福。也许你会说,这样没有出息。我只想说,我只想要幸福的生活。成绩好有什么用?我从来不喜欢和学霸做朋友,和大多数学霸不一样。因为在我心里,我讨厌学着做恶霸。是的,我现在恨我自己,但是我改变不了。从高中到大学,我只想和成绩中等的同学做朋友。我感到快乐和没有压力。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身边真正的朋友并不多。如果我成绩没那么好,会有那么多人来找我吗?显然不会。

有个同学曾经问过我这个问题。你以为她只把你当学习机?那句话还在我心里回响。记得年轻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在大学里,我逐渐意识到这是我内心悲伤的原因之一。我一直是大多数人眼中的学习机,是获得高分的途径。什么样的团队,什么样的考试,这个时候来找我,尤其是考试,考试前几天,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会傻傻的帮他们解答之前,顺便说说题型。现在,不,再也不会了。我变了。我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学习机。我开始追求我想要的生活。我开始学会自学。我开始回避身边的人。也许你会觉得有点自闭,我也没办法。我不能回到那个老好人身边。经历了很多事情,我变成了一个坏人。作为一个坏人,我活的很轻松。我拒绝每个人的提问,利用身边的人达到自己的目的。

现在,我指着静静的学习,放下手中的一切,不再互相争斗,说实话,我很累。我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看看树叶,看看天空,看看草地,再听听那些悲伤的情歌,再画一画我的心。仅此而已。或许这样可以让自己内心的悲伤变轻~

爱情的悲伤

文/孤僧

所有的问候,都是一种迷恋,只是迷恋,也许是厌倦。忘了累,所以一切似乎都合适。

生活中有一种伤害是持久的,这意味着当你遇到感情无常的痛苦时,你会失去所有的希望。如果不是,你谭的人生,当你舍生忘死,悬崖绝壁的时候,是读不下去的。只有在这个纵向上,所有的伤疤才会像一团烟一样被抹去。

这是一首关于爱情的歌。在这首歌里,原本充满喜悦的笑声突然停止了。像一面黑色的镜子,一个人在外面无助的哭泣,但已经不重要了。在另一个人的心目中,一切都不再珍贵。不仅不珍贵,还觉得可笑、可笑,快乐与悲伤开始淡漠。

如果有强烈的感觉,错过了就可以说:哎,你没事吧?就算这微弱的光伤漂走了,也不起任何涟漪。但是我的心会怦怦的跳一下。听着,这是一滴掉进水里的眼泪。

如果你疯了,得不到就毁了她。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得不到,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爱情似乎从来不是靠努力换来的;爱情被祝福,不是因为善良;当上帝用爱戏弄你的时候,也许你只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永远不会长大。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像命运一样,你的深情从未失望过。即使被诅咒,用另一种苦酒来报答这杯爱情,也是一种洒脱的方式。谁说爱情的世界里,总得有人受委屈。

爱情不是一个公平的契约,总有一个人爱得多,一个人爱得少;强烈的爱,含蓄的爱;一个爱得更深,一个心安理得;最怕一个人爱死,却充耳不闻;再看看谁被爱情射中了,听他的歌声更深刻更清晰;看谁的伤痕最深,数一数他小说里伤心的人。也许金庸是最有激情的,所以故事才那么痛苦。也许李碧华是最深情的,否则红萼的命运怎么会让你这样

看到一个朋友说他的心情很感动:明明很在乎,却假装放下。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边

文字/夏日风雨翼

孤星,暗月,流光。

黑夜吞噬大地,所有的灯光都安静了,不留痕迹。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有什么不知名的东西滑了下来,很湿,像是露在眼里。对不起,我偷偷榨干了我所有的眼泪。你会怪我吗?妈妈,我怎么能悲伤地坐在你身边?

你会记得那天吗?你正遭受剧烈的疼痛,额头冒汗。当你的眼泪落到地上,一点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从此你不再孤单。也许,你不知道这小小的生命有多感谢你,即使你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她感谢你带她来到这个世界,让她走遍世界。

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你,她永远也忘不了,在你埋下头,为她吸毒血的那一刻,她多么想哭。当时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蛇血有毒,不知道毒药会让人丧命,不知道你在拿自己的生命冒险……。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哭或者突然觉得好难过,却不知道为什么。

是的,如果岁月如梦,那个小生命终于变成了我现在的样子,我开始觉得难过。我该怎么向你解释,那些变化。

就是在这一刻,我开始明白我为什么要哭。也许,我爱你,但我永远不知道如何表达。过去是,现在也是。我叛逆又极端。我骄傲地享受着生活给我的一切痛苦,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当你看到我的这张照片时,你心里那种说不出的刺痛。只是你无话可说,生活给你的一切,我给你的一切。

爸爸的病无疑是我们所有人的伤口。你难过,我也难过,你难过就哭,我不哭。可能是受到了一系列家庭变故的打击,我变成了一个无毒,甚至不会哭的人?正因为如此,你的心冷了,你觉得天要塌了。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也绝不会靠近你,当然也不会安慰你。我只是和你吵架,生你的气。

直到后来,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你却依然让他陪你加班,依然让他受你的苦,甚至让他减少治疗次数,为我和弟弟读书攒钱。大家都怪你残忍冷血。至于我,不仅怪你,更恨你。

就算不配得到父亲的爱,也应该一个人。我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这一切会有多痛苦。所以,我只把这些话埋在心里。

当你快要崩溃准备跑去被车撞的时候,我突然用力抱住你。那一刻,我才知道我错得有多离谱,我才开始明白这么多年我是多么讨厌你这个混蛋。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其实看到你在你怀里一次又一次的哭,我应该明白的,只是被恨蒙蔽了双眼。也许,我才是应该被讨厌的人。命运残忍地向你伸出了所有的利爪,而我,你深爱的孩子,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你用生命爱着的孩子,却在你早已千疮百孔的脊背上补了一刀。

深夜,星稀。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悲伤的梦,一个快乐的梦。

因为我哭的时候,有你在我身边。

是你让我的悲伤变得有价值

正文/宿墨年

16年,我错把父亲当成没有摔倒。后来才知道,只是因为背上的人太重要了,所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不出错。从小到大苛刻,失望,争吵,却只是因为这个太重要的人,太重要,太重要让她叛逆,太重要让她渴望成为一个很好的人。而我把这种严厉当成了缰绳,越逃避越伤害对方。

——铭文

昨晚快四点了,像往常一样睡不着。我在我的空间谈话里写过这样一句话:年轻的时候,我反复掩饰自己的情绪,越掩饰越欲盖弥彰。当时我真的很担心很多事情,害怕变老,孤独,不努力,没有爱……,于是我假装平静,假装不在乎自己的老样子,假装合群,假装遥远的明天会在自己手中稳步倒转。很多事实是无法编辑的,但我知道总有那么几个人是无条件爱我的,所以我的悲伤是有价值的。发出来的时候我就释然了,积攒了很久的委屈和孤独都被拉了出来。

一年前,我是一名住在校园里的高中生。我喜欢给自己贴标签,但别人不想走在台阶上。我选择了用巨大的力量倒下。写几句不体面的话,夸自己是文艺青年,觉得别人的粗鄙进不了自己的远大理想。一节课结束,或者一天,桌上的书都是站着不动的,有神印的宝座,某某灵魂的鸡汤等等。课本一尘不染,比我的衣服干净多了,一言不发。但如果每天出门逛学校墙,难免会蹭上许多红砖和潮湿松软的黄壤。那种黄色,不同于阳光,一点一点渗透着质感,洗不干净。

当时我的班主任是个略胖的数学老师,我的数学成绩稳定在最后一个年级的倒数第一和第五之间,就是靠选择题,两分钟交卷,然后睡考场。他私下来看过我很多次,也很热情的跟我说过很多次“你不能这样下去”,“不要这样下去”。我一般都是口头处理,然后对我的行为充耳不闻。在50多人的班级里,我选择坐倒数第二排。我可以远远地看着停在榕树下的不知名的小鸟。他们偶尔飞向楼道,蓝天在他们头顶。但是我好像长了一个厚厚的伞脊,整个世界都有一种压抑的灰色。偶尔在课堂上偷偷写一些话,写混战之心,写自由,写停在高中围墙外密集电压线上的小鸟。甚至偶尔会故意打断语文老师讲课,选择去楼道里罚站。蓝色似乎一直不肯遮住我,小鸟被我的脚步声吓跑了。

黎蒴广袤无垠,风吹来。我想它也想逃离我。

有一天班主任不小心在我的空白作业本上放了一张纸条,上面有他的作家和同学的联系方式。希望能经常向他请教,说一些鼓励的话。下课后,我走出教室,把它扔进了二门口垃圾桶里的一个球里。我还能清晰的记得他撞到我的动作时的眼神,那是一种失望,近乎冷漠,恨铁不成钢。

有些事情的细节我一直记得很清楚。举个例子,我妈一直没有回来问候我。比如站在铁轨旁的石路上,数了无数遍绿色的长皮车厢,最后我得了18节。比如第一只猫死的时候,我用手挖了个坟埋了,用一块石头当墓碑。然后爷爷说猫死后不能埋在土里。然后我把它挂在远处没有阳光的密林中的一棵樟树上……或者再比如我离开的那晚坠毁的雨,132个不同人的未接电话,18条手机屏幕上的短信,还有两张我在滨江路扔掉的手机卡。我在车窗玻璃上看着我的脸,所以MoMo在车站座位上,我拒绝了/[/K18

给自己打电话说,走吧。月光藏在云层里。

那时候,黎蒴刚刚落下,柔香的眼神里带着无人陪伴的青春,注视着一个少女的彷徨,她的残酷的决定。灯光凄然,穿过隧道的我看起来像个瞎子,渴望这辆巴士在没有灯塔的黑暗中像波浪一样撞上岩石。

亲爱的人们,你们去过很远很远的地方吗?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总能听到和你相似的故事,作为旁观者,你微笑着听人说完。那种很远的感觉,就是你在做饭的时候看着拥挤空旷的房间。度假时你必须把自己锁在墙上。你没有朋友,没有社交。你离外界越近,你走过的荒谬就越清晰。楼主阿姨偶尔说起孙女的学校,说到那些不读书的孩子,她只是笑笑附和,手里挑菜的手也在剥茧。

年前,我回家了。回去给爸爸打电话,他声音哽咽。他连忙说信号不好。我在电话的另一端,清晰地听着电视广告的声音。夜如墨香,泪满脸颊,我写不完。

最后是一列坐了很久的火车,仿佛我的整个人生就是一个长长的从一帧到另一帧的倒叙。我没有在火车上睡着,看着夜空中昏黄的星星,想着父亲的老茧。

小时候生病,父亲背着我走在漆黑的路上。夏天,蟋蟀吵闹,星星又大又亮,山路崎岖。父亲的脚步很稳,一只手在我身后,一只手在我面前握住我的小手,让我很安心。原来年龄越大越怕黑夜。

16年,我错把父亲当成没有摔倒。后来才知道,只是因为背上的人太重要了,所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不出错。从小到大苛刻,失望,争吵,却只是因为这个太重要的人,太重要,太重要让她叛逆,太重要让她渴望成为一个很好的人。而我把这种严厉当成了缰绳,越逃避越伤害对方。

回到家,外婆看到我用颤抖的手指切菜,就瞪着我。父亲在灶前添柴。远远望去,他的身体已经弯了,头上有无数根白毛,双手机械地递着柴火块,像是为他的暮年举行的葬礼。

我看见他穿着一双凉鞋和拖鞋,露出的脚踝上有一块瘀伤。

奶奶说她找我的时候摔倒了。

我突然哭了起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经过挣扎,对成长不负责任,和自己过不去,终于明白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渺小的,偶尔会说谎,说话不对,没有梦想,没有信仰。即使我犯了很多不可原谅的错误,从小生活在一起,付出了很大努力的父亲,现在越来越瘦,四口之家的小家伙也一直在爱我。

然而,我一定是走了一些弯路才明白这一切的。

孤独无所谓,不成功无所谓。青春总是孤独迷茫,但即使回头看,也不后悔那些不开心的时光。如果我没有经历过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我永远不会发现拥有它是多么美好,得到它是多么困难,毁掉它是多么愚蠢。这些损失让我明白,总有那么几个人让你的悲伤变得有价值,总有一段成长的时期。他们穿过荆棘,总有一些爱。越逃避越空虚。只有当他们直接面对爱情的时候,才会产生价值,但我终于理解的太迟了。当他们迟到时,他们几乎没有力气隐藏自己的晚年。

不要夸大你的悲伤

正文/什么不是真的

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突然打电话告诉我他被抛弃了。我在电话里安慰自己,说了各种好听的话。说着说着,他哇的一声哭了。他是一个非常开朗乐观的人,不会受某些因素影响而变得无法忍受。

在我的印象里,他总是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有时还会给我讲笑话,告诉我谁也过不去。可是现在,他变得那么脆弱,不知道是谁把他伤得那么重。他只是不停地说他忘不了,他忘了那些可怕的回忆。走在路上会莫名其妙的提醒你,他已经尽力了。他没有想她,也没有联系她。但是为什么尽管很忙,你还是会无缘无故地想起她?

是的,我的朋友。你说得对。你不能忘记它。这只能证明你真的爱她。其实不用那么难过,也不用强迫自己忘记这些。有些东西就算不忘,也可以封起来。你很爱她,是的。你为她哭泣,忘了自己,哭的太快,感觉不到这个世界的美好。但是,亲爱的朋友,你想过吗?当你决定离开她的时候,你不是已经考虑过后果了吗?你觉得你完全没有能力抗拒这件事。可是现在,为什么要把自己封闭在记忆里,苦苦挣扎,煎熬,看着现在?但你不知道是那样做还是自己承受,最后受伤的是你自己。

你说你总是心太软,听不进甜言蜜语。但是,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已经知道是假的,但你还是深深地捂住了眼睛,不让自己看到。捂住耳朵,这样你就听不见了。最后,你欺骗自己伤害了自己。

所有的纠结,所有的烦恼,只有你想明白,一切都会过去。只要你愿意放下自己,那么一切都结束了。你不必痛苦地死去,也不必承受所有来自别人的嘲笑和来自自己的责备。

我的朋友,不要放大你的悲伤。你所谓的悲伤不值一提。你把自己封闭在过去,只有你一个人守护着你。看看你身边的人,都在往前走。而你停留在过去。亲爱的朋友,你要告诉自己,现在放手也是一种解脱,永远比以后更深更深。你不必自卑,你不比任何人差,也不比任何人笨。只是那个陪你一辈子的人没有来找你。你大概应该做的是每天进步,向前看,这样才能离过去越来越远,离未来越来越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