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的毁灭 撰稿: 岩松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谁说一个群体的生命很小,一般都是骨肉。”电鱼穿梭于江河湖海、河渠池塘的行为令人痛苦。没有交易,没有杀戮,只有严厉的惩罚,见——

春天禁止一碗种子,秋天禁止一车鱼!这是我们祖先留下的一句古训。

清明节放假回农村老家时,妈妈从街上买了几斤黄鳝,说是野生的,价格很贵。我从桶里捞出了几个,但不禁有点心疼。那些鳗鱼太小了,只有竹筷子那么大,不能吃。他们睁大眼睛,不停地沿着桶壁上窜下跳,有强烈的逃跑欲望。

我说这条鱼不能吃,上面没有肉。几乎是一块骨头。吃了真可惜。等你长大了再吃比较好。妈妈着急了:还是大。现在田里的鱼快吃完了。如果你想让它走,难道没有人打它,卖它吗?我别无选择只能说“坚决不”,然后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茶。

沉默中,我不禁想起在农村经常看到骑着摩托车到处钓鱼的人。它们携带一台电池捕鱼机,手持两根长竹竿,其中一根伸入水中排放,另一根则用网将鱼困住,穿梭在村庄和河流的田野和运河中。一路上,小鱼小虾,尤其是刚出生的鱼苗,在强流中立刻被电死,白肚皮在水面翻了个底朝天。稍大一点的鲫鱼、泥鳅、鳗鱼惊呆后,立即被钓到腰间的鱼筐里。电鱼人一路走来,一层小鱼尸体漂浮在水中。来来往往的路人,要么停下来观望,要么好奇地打听,但很少有人指责他们,更不用说阻止他们了。

记得小时候,没有那么多农药化肥,也没有那么灭绝的捕鱼机器。河流、港口和运河里到处都是鱼、泥鳅、鳗鱼和刁子鱼,种类繁多。记得有一次和父母比赛“ ”。临近中午的时候,妈妈说家里没吃的了,就让爸爸去弄点鱼来,炒炒新鲜的辣椒。爸爸说不容易,可是不到半个小时就徒手抓了一斤多的泥鳅和几十条鲫鱼。我用稻草绑了两串鲫鱼,摘了一些芋头荷叶,包在泥鳅鱼里。我跑回家的时候,妈妈还在厨房,刚生了一堆火。

去年夏天,一些朋友去公公的家乡摘桃子郊游。然而,当他们看到水库上游的水渠里长满了草,鱼儿们高兴的时候,他们却天真烂漫,卷起裤子,卷起袖子,堵住水渠,堵住水,兴奋得抓了三斤多的泥鳅和鲫鱼。太小的鱼我们都会放出来,不能“全部杀掉”。我们应该考虑下一次。这是我们从小制定的规则。难得的是,一条不到一斤重的草鱼跳进水坑,被“ ”活捉,放入鱼塘。我高兴的时候问看热闹的村民怎么有这么多鱼。他们说这里不允许电钓,工具一经发现将被没收;农业基本上是用农家肥和较少的杀虫剂耕种的。他享受绿色环保的幸福表情让我们羡慕不已。

孟子在《我是吾国之人》中指出:“不违背农事,就不能战胜粮食。进不去池塘就不能吃鱼和乌龟”。古人还是有这样的先见之明,痛惜现在有些人为了挣钱,不择手段疯狂钓鱼。乍一看,令人震惊。在夜晚覆盖的大小河流上,他们驾驶摩托艇水平拖渔网,导致鱼痛苦地翻滚。……市场车间里,高压电池捕鱼机肆无忌惮地制造,成群结队穿梭在田间小道上,巡“宰杀”当青蛙在田间呱呱叫的时候,“的火把和火把照着鱼和捕鱼”星罗棋布,鱼的麻雀在寒光中闪闪发光。太多的鱼还没长大成型就已经消失了。

这样,我们不禁想到了白暨豚,它被称为“长江大熊猫”和动物的活化石。它们从未遭受过恐龙时代陨石坠落和地球爆炸的毁灭性打击,但它们已经灭绝,永远成为化石。过度捕捞,如电钓和卷钩,是长江人类无节制发展的罪魁祸首。短短十几年间,在长江中生活了上亿年的白暨豚,只能在标本和图片中找到。

吉林省蒙古族的查干湖冬捕闻名于世,是世界上唯一也是最后一个被人类完整保存下来的渔猎部落。从辽代开始,这里的人们就把查干湖作为“圣湖”来保护,把赠送给他们的鱼当作亲人。几千年来,一直规定捕鱼的网必须是松散编织的,以确保5岁以下的小鱼可以从渔网中分离出来。自然也懂得感恩。查干湖每年都会向当地渔民赠送丰厚的礼物。曾创下单网产鱼30万斤的记录,其中“头鱼”实际售价37万元。

善待自然就是善待自己。可喜的是,国家严令今年长江流域禁渔期由4月提前至6月至3月,禁渔期较往年全面延长一个月,很好地防止了春季带卵的鱼被打捞上岸,让我们家河的鱼多了一份快乐。隐忧是,有些地方虽然正在执法打击河湖电钓,没收设备,但对于猖獗严重的农村电钓、电瓶鱼,甚至捕蛙、捕鸟、捕鸟等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明令禁止,但远不足以严打。在农村生活了几代人的房子和村庄都没有制定出有效的“村规民约”,很多普通人要么视而不见,要么看不起……

“谁说一个群体的生命很小,一般都是骨肉。”电鱼穿梭于江河湖海、河渠池塘的行为令人痛苦。没有交易,没有杀戮,只有严厉的惩罚。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的相关部门和乡亲们再也不能视而不见,是时候放手一搏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