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和傻瓜的阿姨 、写手: 王春鸣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我有点怕下楼见人。每次见到他,我都措手不及。我带了好吃的,信心满满的看了看四周,没看到他,也没碰巧带。我只是下楼扔垃圾买个菜什么的。他的声音一定会从楼角,后脑勺,甚至腰部响起。——他正用弓扫地。“阿姨,带了吗?”

前几天,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接近一个傻瓜,我几乎可以看到他睫毛的运动,阳光像黄玉米一样漂浮在他牙齿上,还有口水。我看不出他的年龄。从叫我阿姨就能猜到他的心理年龄应该在十几岁。不好意思,不知道什么是最合适的口头称呼,只能这样喊。

这个陪护小区的清洁工里,有两个智障(不好意思,变成傻子好像比较自然)。他们太勤奋了,每天黎明就起床割草扫地,以至于其他清洁工整天拿着扫帚聊天闲逛。我经常指着他们勤劳的身影给小树洗脑。他们比初三的学生起得早,所以不管我多早出门,我都觉得脚很干净。但我和他们从来没有亲近过,和正常人的交往也往往目光短浅,很少涉及没有距离的亲密话题。

那天阳光明媚,我提着一袋垃圾从六楼下来,张嘴眯起眼睛,差点撞上一个拖着绿色垃圾桶的人——,也不过是两个傻子中的一个。他一定是觉得我长得很亲切,赶紧从我身上拿过包,叫我阿姨,口水从嘴里滴下来。我有点紧张,没想到高应了一声,吓了一跳。

但他很开心,有点靠近我:阿姨,你觉得我卫生做的好吗?

我一直说好,转身上楼。

“那给我点吃的。”他跳到我面前,眼睛闪着口香糖和狡黠的光。

我一愣。是的,人家叫你大妈,当然你要表示爱意。

这么随便敷衍:“今天没带吃的。你下次想把它带给你吗?”

我上楼了,傻子走近了一点:“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他不是来抓我的,也许他知道自己的手很脏。

不得不说:“明天,明天!”

傻子高兴的挥挥手:“再见阿姨!”

我自得其乐了很久,蹲在楼梯上笑了一会儿。

第二天我下楼三次,每次都带着一把糖果,但是我没有遇到他。

第三天,我下楼一次,没带,他手里拿着扫把来了,看见我两眼放光。“阿姨,你给我带好吃的了吗?”

哦,我的上帝!他的眼睛!看着我就像看着天使。没有……“”这几个字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飞快地钻进车里,踩下油门,心怦怦直跳,没有勇气看后视镜里越来越小的身影。

两个人平时都很开朗。不知道他们失望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也许得到我承诺的人已经高兴地告诉了他的同伴这个好消息,并答应给他一些美味的食物。在这一点上,我很惭愧,我平时觉得自己很正常,智商很高,却愧对一个正经傻子。

如果我这样做几次,我觉得我要疯了。只有当我知道自己不守信用的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好在正常生活中,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不认真。我们可以说“ Where ”“下次”“ OK,OK ”“

后来我每天都带零食,就像我家钥匙一样。有时候在远处看到他,扫树叶,拔草,清理垃圾箱。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别扭,不敢发给我。因为那些“好吃”,很多都是我们不想吃的,比如婚礼后的喜糖,中秋节后的月饼。我等他看到我就主动跑过来,然后很自然的给了他。

谁知道他背着扫把从我身边走过多少次,好像从来没有叫过我阿姨——他不认识我?还是鄙视假装认识一个不守信用的阿姨“?习惯了食言自以为聪明,最后明明被傻子鄙视。

对于那些让人失望的人,也许他们真的不应该记得。傻子走了,心里却插着一根小刺。每次拿到糖果和饼干,我都会下意识的把它们放进包里,幻想着下次有傻子离我这么近,我一伸手就能递给他。我的同事,小舒,小舒的同学,我留给傻子的零食都吃过很多次了。看着他们鼓鼓的脸颊,我想起了傻子嘴角流出的口水和笑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