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像水 |编辑: xiaomei0707

  • A+
所属分类:奇闻异事

苏波入口处有几棵柳树。虽然黯淡,但曾经柔软如昔。丰子恺漫画展的幕布在树枝前晃动。远处有座小桥,有路人推着自行车的背影。他们只是穿着蓝色的衣服,仿佛是冯先生笔下的漫画家之一。从前,唐寅的画展也挂着一棵柳树的幕布,但可怜的是这个唐生,穿着正经,挂着居士的牌子,袖笼着一对老学究。

苏州人非常喜欢唐伯虎。听一位老人和别人聊天后,他反复说:“如果你今天有空,来看看唐伯虎。”我很熟悉,好像在走亲戚。看他把鼻子贴在玻璃上看里面的字画,好像想嗅出唐伯虎笔下秋香的一些蛛丝马迹。然而秋香终究是杜撰出来的,但是有一个青楼女子叫沈九娘,对充满激情,永不言弃。她在一位吹笛子的女士的画像前端详了很久,怀疑自己的外表是否有九娘的眉眼。看古人的画,永远跟青山走。她从不钻研字画,却喜欢卷尾的后记。昏暗的灯光下,听她轻声念着,看她面前的画落在尘埃里,像红楼的往事一样飘忽不定,心中生出无限的爱。

只是个画展。我正和青山在平江路喝酒追她。她一本正经的给我拿出巧克力,在红盒子里系了一个金色的蝴蝶结,用正常的眼神看着我,笑了笑,拿出一个松果:“嗯,是在玄木山神恩寺捡到的。”听她说红楼梦妙玉在圣恩寺出家了,我顿时欢喜:“就当是妙玉送的礼物吧。”圣恩寺有一株腊梅。是孤独寂寞,早散。伊拉克人民不得不拿起一个松果聊天,思考古老的感情。青山照例喝得有点醉,又想吃一碗饺子。看到阳光灿烂,她想再次探索李子。

从平江路到小新桥巷,是一个耦合花园。有河道的巷子又长又可爱。快到年底了。酱肉、酱鸭、熏鱼挂在河边的绳子上。长条凳上堆着白色泡沫盒,小青菜用亮油保存。有一个人闲着没事钓鱼,一动不动,好像在打瞌睡。按照丰子恺先生的想法,钓竿上应该多几只红蜻蜓才有趣。再想想唐寅晚年的书画,在他签名的地方,“刘汝举”和“南京谢园”一起用。虽然皈依了佛教,但最终还是对过去的监狱不满。或者说冯老先生佛性根深蒂固,他在《从宝藏中浏览》中写道:“反思少做,深感遗憾的是讽刺作家增加了自己的口头生涯,暗暗享受古诗词的美好和天真,能让我们心安理得,为世界担忧。”他经历了一生的磨难和屈辱,但他仍然培养了自己的纯真和同情心。他真的回答了穆欣的一句诗:“我不知道该原谅什么,但我真心觉得这个世界是可以原谅的。”

耦合园的东园,有一月门,梅花散植于其中,远离地面。有一株蜡梅处于散生状态,但其他几种植物,如粉萼、绿萼等,比较害羞,准备去。只有一朵梅花,倚着红窗棂,像是在茫茫人海中回望孤独的人。整个花园里精致的钟灵在那一刻汇聚。苏州探梅最好的地方不是在香雪海,也不是在林宅的山洞里,而是在古城那些大大小小的花园里,有三株五株,藏在庭院深处,开在玄关前,仿佛这个花园的主人已经走了,还会再回来。沿着小路向外拐,向上看。见“瓯元”嵌在月东门对面,温柔含蓄。想着初春,园主和妻子一起赏梅,一起吟诗,于是抬头看到了“欧源”几个字。他们相视一笑,仿佛谈恋爱只是我们的事,和世俗有什么联系?

在地铁站和青山告别。她的车先到了,然后砰的一声开走了。站台空荡荡的,像丰子恺的一幅画。当人们去酒吧时,只有一卷竹帘、三个杯子和一轮新月。冯先生画的画,人散后,一轮新月如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