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卓河人的家园 笔者: 刘昌勇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小猫懒懒的睡在青石板上,太阳底下从屋檐洒出来,撒在小猫身上,起身伸开,看看四周,再躺下,然后就睡了。张的父母和李的家人等几个老太太,中午偶尔会路过一两个女人或男人,肩上扛着一些重物,从老街上匆匆走过。从长远来看,绿旗是擦亮的。青石板老街有几条通往河边的道路。女人们在鹅卵石上洗衣服,鹅卵石的尺寸和通往河边的人行桥一样大。偶尔,从两河口上来的豌豆荚木船或从冯家坝下来的豌豆荚木船会激起水波。女人赶紧收拾衣服,胳膊白,腿白,臀部肥。船夫作为笑话的对象,嗜口如命。笑声、打闹声、水声都能传到对岸,船桨激起夕阳的金鳞,回荡八百年。

豌豆荚木船是阿蓬河地区重要的水上运输工具,对于长距离运输和过河至关重要。它是木制的,平底,中间宽,两头弯,中间有隔板,像豌豆荚的开口,完全靠人力划行或支撑。乌江上游货船经过龙潭镇和两河口,最终到达卓河坝。这是最后一站,各种货物都会到卓河坝。涿河大坝和周边农村的山货也会坐船运出山,进出的货物也会增多。慢慢的,这里就开始繁荣了。

老街每五天就热闹一次。都是小交易。很拥挤,很热闹。农村人上街卖一头猪、一头牛、一些鸡和一些鸡蛋。他们从入口到出口进来,也就是说,从街道的一端到另一端。如果你开的是大水甑或者大肥猪,赶集的人就会躲起来,满街都是猪尿或者牛尿的味道。但是赶集的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混子,喝的人继续喝,孩子用竹签把油钱串起来一路啃,视而不见。老街一直有几个重要的行当,剃头、卖盐、玩芝麻糖,偶尔路过一个猪匠,弹几首歌。老街上有小摊卖包子、煮绿豆粉、捏合机、桃片、油饺、剪刀、芝麻,沿街不时叫卖。“芝麻响,宝宝牙痒痒。回去给爸妈打电话,赶紧敲二敲二”。大家趁着人多做生意,各奔东西。

老街上有几个王族。一家行医,出了很多医生。后来他们为了面子和另一家拼命,多了一个贤者。一家公司垄断了大部分当地工业品的批发零售,还和外国人做大生意,发行硬币。一个是占据半条街的地主,有土地,有枪,有很多钱。一家之史也因为爱打抱不平而在老街占有一席之地。

路过老街的队伍很多,比如冉屠思,张凤阁,龚团长,宋连连。红军和解放军都过去了,很多壮士参军报国。

老街多次被淹,被火烧。老街沿阿蓬河而建,吊脚楼临街,背靠河。站在楼上,可以看到蓬江的风景,尤其是日落黄昏的时候。河水波光粼粼,鳞次栉比,景色不错。阿彭河,发源于湖北利川,流经冯家坝、卓河坝、两河口,在公潭汇入乌江。普化河和阿彭河在卓河坝汇合,从卓河坝冲积而出。这个以卓河大坝命名的小镇已经叫了很多年了。水资源丰富的地方,人比较富裕,过年过节也很忙,打龙灯狮子灯,还会有各种仪式。最隆重的是每年正月初九,老街上的人们背着竹纸覆盖的龙到河边祭拜龙王和河神。“熄灯”。仪式结束后,他们拜河神,请来了龙王。老街上的人们打着龙灯,排着几个长龙,后河剧团也出来唱了几首歌。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演员背上的旗子越多,武功就越强。长大后发现舞台上全是花架子,亮闪闪的武器也是木头做的。晚上,河对岸的人们会挂着灯笼,划着豌豆荚木船来看戏。河边绑着一块,少女也会来看戏。小男孩借此机会搭讪,结了很多婚。

河里有很多传说。比如七里塘有一条大鱼,大到可以变精。当它从风的顶端下出来时,会阻挡阿蓬河;还有几条大簸箕鳟鱼。洗衣服的女人以为是石头。她在队背上洗了衣服就上岸了。“ Stone ”游走了。如此精彩的故事,就像老街上的青石板,代代相传。

我经常在老街徘徊。梦见老街:一个雨天,你撑着纸伞,从油腻腻的青石板上向我走来,那是一片走过千年的风景。我在豌豆荚船上等了你一千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