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还是向后 文章作者: 卢兆盛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两个人走在一起,如果是白天,根本不值一提。如果是晚上,就有点问题了。当然,这里我指的是乡间小路,通常只能容纳一个人和一条山野小道。除了出来的人,山野的很多小径都被牛羊践踏了。

这些蜿蜒穿过荒野、山脉、田野和沟壑的不起眼的小路连接着村庄、山脉和田野。打个时髦的比方,这些狭窄、起伏、蜿蜒的乡村道路可以说是乡村跳动的脉搏。

活到了50岁,晚上走了很多路,但是一个人走的次数比较少,尤其是在乡村公路上。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70年代中期的那个。那一年,我上初一,还不到十三岁。那天,应该是初冬的傍晚,生产队的水库捉到了鱼。刚从学校回来,父亲让我和他一起去十几里外的亲戚家送鱼。我太高兴了,什么也没说,就迫不及待地要离开了。

说实话,我很少去那个亲戚家,晚上第一次来这里。我父亲背着一个鱼篮和一个手电筒出发了。冬天,山里天黑得很早。六点之前,夜幕开始降临。起初,我走在父亲的后面。走了一会儿,天色变暗了。想起朋友们平时一起讲的妖怪鬼怪的故事,我就胆怯了,突然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恐怖。我总觉得身后有妖怪或鬼跟着我,好像在拖我后腿。我立刻快步走了两步,来到父亲面前。父亲似乎理解我的想法,说,别怕,去吧。

十几里山路要经过十几座小山,几个乱坟,还有一个民国时期几个贼被杀的峡谷。路上没有村庄。还没走到一半,我只觉得浑身突然起鸡皮疙瘩,头发都竖起来了。山风吹来,路边的茅草和灌木丛在风中发出刷刷的声音,不时响起猫头鹰凄厉的叫声。深邃的夜空,模糊不清,闪烁着几颗冰冷的星星,给荒芜的荒野增添了一些神秘。父亲紧紧跟着我,给我讲了他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住在寺庙里,在很远的地方养鸭的经历。我的勇气稍微强了一点。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听到了远处“空”的声音。走了一会儿,我们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些灯光,一个村庄在五彩缤纷的夜色中渐渐显出了它微弱的轮廓。当时农村没有电,家家户户都用煤油灯照明。晚上出门,大多用竹条做的火把,火把几乎是奢侈品。

晚饭后,父亲坚持要回去,尽管他的亲戚一次又一次地留下来。回头,我自然还是走在父亲的前面。其实不用选,我爸会让我去的。夜越来越深,寒意越来越浓。仰望夜空,似乎比我们来的时候看到的星星多很多。父亲一直鼓励我,手电筒几乎没什么关系。父亲告诉我,晚上出门的时候,手电筒尽量不要照前面,要放在路边。其实如果只照正面,遇到不好的攻击,尤其是子弹攻击,会很惨。因为有明亮的引导,很容易暴露目标。父亲当过民兵连的教官,自然比普通农民更懂这些道理。父亲还告诉我,一个人晚上走路,最好是开着嗓子唱歌,走一会儿喊几声,不要胆小。

多年以后,我不时想起这种晚上散步的经历,似乎还是觉得有点害怕。设身处地为我想想,如果我跟一个同龄的男生去,而不是跟我爸去,或者跟一个成年男人去,那我肯定会当场拒绝,或者走一小段路就临阵退缩。如果我坚持要去,我和他会为谁先去谁后去而争斗,甚至为此翻脸。最好最公平的方法可能是抽签。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时候都面临着类似的选择,如前与后,进与退,争与舍,等等,这些都是需要仔细考虑和权衡的。如果可以选择,当然要尽力选择;如果没有选择,就不要瞻前顾后,优柔寡断。而是下定决心,背过身去,勇往直前,直到达到最终目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