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冬蟹 ;

  • A+
所属分类:奇闻异事

盐冬蟹,确切的说是冬春交替时的一种美食。

最难忘的美食,总是在不经意间,不经意间产生。福建晋江的咸冬蟹就是这样。

说到咸冬蟹,不得不提过年。

农村过年挨家挨户是必然的。客人来到家中,自然会有可口的食物和饮料。螃蟹是童年时期难得的美味。只有过年前后,家里会准备一些螃蟹,等贵客来了就派上用场了。

那些年,家里的螃蟹大部分进了客人的肚子。当桌子上端上螃蟹的一端时,细心的妈妈会一个接一个地抓住它们,剥下蟹壳,把剩下的放在客人面前。吃完饭,螃蟹都被消灭了,连蟹腿都不剩了。只有旁边的蟹壳似乎在提醒我们,客人们刚刚有了一个美妙的味蕾。

这对孩子来说无疑是压抑的。在困难时期,螃蟹是一种原始的奢侈品,只有当客人来到门口时,螃蟹才会出现在餐桌上。当然,还有一种儿童美食,那就是咸冬蟹。

咸冬蟹,虽然有蟹二字,但已经完全失去了与蟹肉的联系。第一个月,家里来了一个又一个客人。第一个月结束后,蟹壳堆积成山。人们在这些蟹壳上撒上盐和调料,在阳光下晒干,就成了盐渍的冬蟹。

冬春互换的时候,天气又冷又暖。吃饭的时候,桌子上总有一个小火炉。妈妈用装满蟹膏的蟹壳做咸冬蟹,然后每天晚饭的时候拿出两三个蟹壳放在炉子上。当蟹壳变热时,我妈妈在每个壳里放两个鸡蛋。蟹酱的咸味和鸡蛋的蛋味在炉火的烘培下飘荡在依然冰冷的空气中,让食指大动。

这种时间,对于努力了一天的人来说,是无法抗拒的。父亲喜欢喝几杯,喝一口酒,放一根筷子,用蟹膏煎蛋,脸上满是惬意和满足;然而,孩子们错过美味蟹肉的遗憾,终于在咸冬蟹入炉的那一刻得到了补偿。

无数个这样的夜晚,我看着蟹壳里的蛋和蟹糊越来越少,一反常态的一个个给爸爸打电话。父亲微醺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忍不住打来电话。他用筷子和筷子把鸡蛋送到我嘴里,直到蟹壳都没了,我们才停止思考。

现在虽然日子过得不错,但我们家吃螃蟹,养蟹壳,依然是一成不变的习惯。虽然小火炉已经变成了烧烤架,但还是温暖而家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