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尘世的芬芳 :写文: 许会敏

  • A+
所属分类:奇闻异事

我最好的朋友菲儿自己经营这家服装裁缝店已经快20年了。虽然很辛苦,但是她很开心,因为她喜欢。每个季节,我的衣柜里都会多一两件为我量身定做的、时尚的衣服。但是她很少穿这些流行的款式。她总是说:“我整天和这些针打交道。我身上除了布的绒毛就是划片笔的痕迹,所以不穿这些。但是你不一样。其实衣服也需要一个舞台,在合适的场合穿着才能散发出应有的味道。”

菲儿不止一次告诉我,她总是很忙,因为她喜欢布料里低而克制的香味。她怀着一种期待的感觉,享受着把整块布从机台上摇下来,用灵感和大小勾勒出轮廓,用剪刀把衣服的各个部分剪下来,在布的香味中缝制好现成的衣服的过程。“布料还有香气。为什么我没注意到?”我惊讶地问她。“因为你的心不在这里,自然感受不到香味。”菲儿说这话的时候,他读书不多,看起来像个哲学家。

文学朋友苏梅喜欢读古诗,然后喜欢学习书法。每次她去书房坐着,都会不自觉地被屋里氤氲的墨香包围。在她的生活中,几乎所有的工作之外的时间都花在了写字和练字上。文字和笔墨就像两只翅膀,承载着她的灵魂在美丽优雅的精神世界里飞翔。很多只看过她的照片的人都说:这个女人气质真的很好看,没有失去她安静的书精神。我觉得这就是沉浸在灵魂中的文艺,给了她格外丰富的反馈!

终日奔波于世界各地,必然会导致心绪不宁,精神不确定。那时候我会关掉手机,把自己放在她书房里一天。她在城里的时候,我们拿着每个箱子,牵着狼的手。她来找刘公权的时候,我抄袭宋徽宗。屏住呼吸,专注于这个过渡。虽然彼此没有交谈,但心和意是相通的。如果她没有时间陪我,就把钥匙递给我,让我一个人在这本书和文字里培养我的修养,释放我内心的压抑。当我裹着墨离开时,我的心已经冲出了屏障,回到了平静。

我的父亲已经年过古稀,一生热爱烹饪。不管是婚礼,还是普通的饭菜,他对食材和烹饪的态度都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哪怕他只是做一碗最简单的番茄鸡蛋汤,他肯定会先把番茄在锅里焯水去皮,然后在热锅里翻炒,加开水撒蛋液,最后加三五滴香油和几片香菜叶,这样一碗红黄绿的番茄鸡蛋汤就完美了。

可以说我是闻着父亲淡淡的油烟长大的。无论是坐在他的自行车的横梁上上小学,还是出门工作后被他扛在摩托车后座上,这种人间烟火的香味就像一个标签,永远贴在我父亲和我的记忆里。因为他对食物的热爱和尊重,他父亲的胃口总是很好。即使在这个时候,他的胃口也绝不比他家几个年轻人差。

我最喜欢的作家马德说过:当心在尘世时,宇宙是广阔的,世界是清晰的。对我来说,这种胸怀也是难得的,需要捧在手心里珍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