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发布人: 李衍长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现在是腊月,年味越来越浓。小时候,过年的场景浮现在眼前。

腊月二十三,是灶神菩萨上天的日子。一大早,我爷爷把房子和房子外面打扫得井井有条。我也搬到楼梯上,爬上屋顶检查烟囱和瓷砖。据说是怕挡住佛的去路,从而影响佛的心情。据说菩萨厨王是天神派来管别人的。家家有本。他坐在炉子上,闻着每家每户食物的香味。然后神报告各家的生活状况,神根据他的报告决定下一年的粮食收成。因此,每个家庭都在农历正月初一和十五点燃香烛进行祈祷和崇拜。最后一个月,也就是12月23日,晚上会告诉菩萨厨王,所以每家每户都要格外小心,每年的那一天都要给菩萨厨王喂奶喝酒,让他醉醺醺的上天,在诸神面前说点好话,明年才有好收成。

腊月二十三,我爷爷在佛座上放了一副对联:天道好,下世报平安。然后着手做一桌好菜,供奉给佛祖。饭后,摆上米酒点心,点上蜡烛,点上一些金元宝和纸莎草,嘴里虔诚地默念着:腊月二十三,灶神上天,神说好话,下界报平安……。节奏的音调很像和尚念经,让我们暗暗发笑。

送佛祖,农历25日,是我们客家人的年轻的一年。大年初一,家家户户忙着卫生,男的负责打扫房子的前后,女的负责打扫厨房的内外一尘不染。年轻的一年过后,家家户户都开始为新年准备食物。杀猪、钓鱼、磨豆腐、榨米酒、炒年糕、做各种小吃。从那天起,家里的大人定下三条禁令:不许孩子说坏话、骂人,尤其是摸人的头。头是橙色的,摸起来很珍贵,也很不吉利。

接下来的四天,客家人要去市场了。住在深山里的客家人,会提着大筐去市场。理发,买年货,买新衣服,买年画,买糖果和副食品,买针和针。在那些日子里,孩子们像追随者一样纠缠着成年人,希望带自己去购物,买烟花爆竹、玩具和绘本。

终于盼到了除夕。这一天,早上,我开始宰杀鸡鸭。老爷爷装饰香案,奉猪鲜鱼鸡鸭鹅祭祖,拜天地之神,拜寺庙菩萨等等。然后,他扛着三仙到祠堂里祭拜,然后去村口的庙里献祭。回来已经是下午了。然后,搭楼梯挂灯笼,贴对联,贴门神年画。一家人早早洗澡,换了新衣服,放鞭炮,以示老去。

日落时分,是吃团圆饭的时候了。这顿饭格外丰盛,满桌满桌,大鱼大肉,哪怕这顿饭是一年中最好的。因为他们中午太忙了,没时间吃饭,孩子们会饿得咆哮。即便如此,他们也要等长辈动了筷子才能开始吃饭。一边吃,一边看着盘子里躺着的鸡腿,没经过允许不敢吃,也不敢动手,直到长辈同意。但是别想玩鸡头,这是家里的专利。

饭碗一放下,长辈们就开始发压岁钱。虽然只有一角钱和四分之一,但也是实实在在的钱,可以让我们开心一晚上。但是大部分孩子的压岁钱往往过不了夜,就去村长的代理处买烟花、转盘、绘本、万花筒等玩具,然后打电话叫朋友来到村长的樟树旁玩耍。比衣服鞋帽,谁的新衣服帽子好看;谁的烟花比谁的烟花响的多。

天一亮,一家人围着方桌坐着吃瓜子,守着除夕。新年的前三天,家家户户的大厅和厨房都彻夜灯火通明。除夕夜要守到凌晨12点,不要让时间流逝,意味着我们多活了一年。当时村里没有电动电视,孩子们只好围着煤油灯坐着,吃着零食笑。当孩子们困了的时候,他们几乎已经吃完了新年点心。零点钟声响起的时候,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家家户户开门放鞭炮。随着村子里鞭炮齐鸣,新年以轻快的步伐到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