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的梦 |创作: 风舞高原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黑水河,一条温情脉脉的河,一条充满母爱柔情的河。她骨子里浸透着母爱和宽容。她从不兴风作浪,也从不放肆。不知道她在滇西高原的大山里酝酿了多久,从山川里吸了多少营养,才变得如此妖娆芬芳;不知道她在山顶上走过多少沟壑,走过多少波折,才汇成一股磅礴的清流。

面对远方,人们常说起步总是美好的。黑惠江,从美丽神圣的丽江玉龙雪山出发,穿越三百多公里的高山,最终落入澜沧江的怀抱,成为澜沧江不可分割的孪生兄妹,永远的恋人。如果说澜沧江是一条充满雄性的河流,那么黑水河无疑是一条流淌着温暖的雌性河流。在她有限的履历中,有时温柔轻松,轻声吟唱,有时大回转,荡漾。虽然一路歪歪扭扭,跌跌撞撞,但始终勇往直前,那个目标永远不会放松,直到汹涌澎湃的澜沧江拥抱!

黑水江作为大地溢出的乳汁,默默无闻地流淌着,依附在海峡两岸贫瘠的土地上几千年。在漫长的旅途中,她和性格迥异的澜沧江一起,以自己的方式面对着沿途的高山和巨石。无论是快刀斩乱麻,还是戴上坚韧的水滴,都是那么的精彩,那么的熨帖,为沿途的山川增添了独特的个性,为沿途的两岸地区形成了“险峻的峰峦,深谷碧水蓝”的自然景观。往事模糊,千百年来,并不总是微风细雨的惬意时光。有时候,会有暴风雨和猛烈的碰撞。

朱杰地区缺水。世代生活在黑水河两岸的彝族家庭“拉罗巴”,世代看着黑水河玩耍长大,世代无助地离开黑水河。人们多么希望有一天黑水河会给缺水的彝族人民带来好处,灌溉庄稼,滋润植被,使缺水的贫瘠土地繁荣起来,庄稼茁壮成长。我出生在黑水河畔,从小玩着沙滩上的沙石,玩着四点钟起起落落的河流,从记事起就知道她的温柔气质。在我的记忆中,黑水江的四季是如此充满生机。

春天的黑水江充满了新鲜的生命气息。水里的鱼虾虫,水上生活的水鸟,沙滩岸边的芦苇树,芦苇丛林里的各种鸟都争先恐后的露出脸来。一股泉水,轻盈柔软,亮如玉带,默默地蜿蜒而去。与澜沧江不同,在我们看到庐山的真正面貌之前,海浪和雷声就传入了我们的耳朵。光滑如绸缎的江面上,偶尔会有鱼虾出来自由呼吸,吐出一串气泡。露出笑脸后,他们会瞬间消失在蓝色的水中。河上经常有白色的水鸟或鸭子飞来飞去。虽然它们不是成群结队,但大多数都是成双成对地玩耍,捕食鱼和虾。他们有时顺流而下,有时逆流而上,给平静的河流增添了一个翩翩起舞的身影。

长江沿岸的沙滩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层层芦苇,嫩嫩的新苗呈现出一层黄色的光泽,让密密麻麻的芦苇变得黄而脆绿。去年的老芦苇还没死,今年的新苗又旺盛起来了。每当春风吹起,芦苇幼苗就以其特有的泥土芳香浸透了整个河谷。

河滩和沙坝边上的山麓,大多种着一年四季开花结果的芭蕉树。树上长满了未成熟的香蕉。有风的时候,一串香蕉会调皮地左右摇摆,吓得它妈妈以为自己撑不住了,掉下来,但往往有惊无险。一排排挂满果实的香蕉树,为黑灰江平增添了一缕摇曳的墨绿和持久的果香。成群的草籽雀出没在芦苇丛中,落在沉甸甸的大蕉上。他们叽叽喳喳的叫声似乎在告诉人们春天来了。

春天,黑惠江婉约,像一个安静的女孩,温柔娴静。清澈的泉水就像碧玉制成的镜子。在天高云淡的日子里,宁静的江面就像一颗无瑕的翡翠,闪耀着美丽的光泽。如果有微弱的微风,水面会立即出现一层层薄薄的涟漪。在明媚的阳光下,它像是在河面上撒了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像是一条皱巴巴的墨绿色丝带。岸边稀疏的柳树吐出绿色的叶儿,把柔软的树枝随意的放在水面上,随风随意的摇曳。偶尔看到一只竹筏从河对岸缓缓悠悠的渡河,一只孤零零的竹筏漂浮在一条河的碧蓝水面上。蓝天下,阳光的温暖下,看看河两岸高耸的青山,山顶变幻的云朵,河心漂浮的竹筏。多么美妙的景色,多么愉快的心情!

到了秋天,黑水河就停滞了,但是河面变得很宽,大部分河段都是一百二十米宽。河水清澈见底,两米以下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鹅卵石,浅水海湾可以看到路过的鱼。在宽阔的水面上,仍然可以看到一对对水鸟在觅食或追逐嬉戏。河岸上有大大小小的沙滩,上面覆盖着河流泛滥留下的鹅卵石和软沙。江都两岸的沙滩拥挤不堪,仿佛会被鹅卵石和细沙围困。在岸边的沙滩上,春天种植的玉米、南瓜、豆类、向日葵等作物大多成熟收割,收获后只留下痕迹。秋天,河谷静谧缥缈,一切成熟后似乎都很稳定。

就这样,黑水江静静地流淌,一年又一年,不知流了多少千年,见证着海峡两岸无尽的生命周期,见证着人间的悲欢离合。珠江街一带缺水,尤其是长江两岸的村落,常年要靠天气吃饭。在天气好的年份,他们几乎不能谋生。大旱之年,别说种地,连人畜饮水都让人省心。几英里外的山涧可能没有水。缺水的严重程度几乎赶上西北的甘肃、陕西农村。看着零陵蜿蜒而去的水,青江,海峡两岸的彝族“拉罗巴”只能摇头叹息无奈。没办法。一条清澈的河水日夜在低处流淌,白白流走。村庄和田地都在海峡两岸的高坡上,没有办法用水。缺水的人总希望有一天自己不再为喝水发愁,希望自己的家园变得富饶肥沃,希望人们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几千年来,黑惠江默默的看着海峡两岸无数活着的人的困境:因为干旱缺水,一代又一代“拉罗巴”绝望而麻木的活着。面对因缺水而无望的人们的生活,她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能造福两岸人民,解除他们因干旱缺水而产生的无望,让他们过上滋润富足的生活。这一天,她终于等到了,国家在澜沧江和黑水河交汇处下游修建了小湾水电站。小湾水电站的建设给澜沧江和黑水河两岸的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随着小湾库区的建成,流淌了几千年的黑水河形成了平湖出峡高的景观。随着库区面积的扩大,该地区的空气湿度增加,海峡两岸脆弱的植被逐渐恢复,草地变得更加茂盛,群山变绿。库区水位上涨后,政府修建了灌溉站,将水位逐级抽到山顶大大小小的池塘和水池,然后不断分流到家家户户。清澈的水滋润着田野、庄稼和彝族人民的生活。“拉罗巴”世代缺水的彝族,把望江送上了历史。

水是生命之源。有了水,一切生物都变得生机勃勃。在过去的几年和几十年里,没有一棵树长出来。因为有了水的滋养,它们一年比一年一样,但几年后,它们变得更绿了。水丰富了地球。庄稼有了足够的水,就可以随意生长了,山里杂草疯长。就连雷祥田“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由于用水方便,也逐渐成为了保护的稻田。上帝的悲欢离合,是“拉罗巴”彝族是自己命运唯一主人的时代的终结。

如今,黑水江两岸已经成为绿色生态产业的理想之地。那座山上到处都是浸泡过的核桃、澳洲坚果和柑橘园。当你春天去秋来的时候,你会被蜜蜂激动。你会孜孜不倦地诠释生命的美好与芬芳,你们会群聚在一起,创造一个绿色的世界。它给彝族家庭带来了富裕健康的生活,使世代贫困的彝族乡进入了绿色产业发展的时代。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邻里关系变得更加亲切和谐,一个崇尚文明进步、欣欣向荣的新彝族乡悄然矗立在世界面前。走进益乡,你会走进一个充满果香的温馨地方。黑惠强终于实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