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本村出生名 ;来源网友: 戴永瑞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当我们偶然听到一个出生的名字时,我们的思绪会飞回到童年和我们出生的村庄。我们会想到村子里的土路和桥梁,以及低矮的草房,房子里升起的烟,村子里四处走动的人和动物。我认为村庄应该像我们一样有自己的出生名字。像鱼枷墩子、宋家社、陈家庄……,他们的生辰也有草屑和泥土的味道。

上次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小镇上遇到了儿时的伙伴。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个几千万大老板几百人的企业,在当地也很有名气。我们刚在茶馆里落座,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就问起了家乡。当他说出家乡村子的名字——,我突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亲切,就像和他一起回到了从前,一起在村子里疯狂的玩耍,月光下的村庄,雪中的村庄,村庄的身影在我脑海里不断的变化。在他的一系列话中,他不止一次提到了这个村庄的名字。我笑着告诉他,现在村子的名字已经改了,而且因为乡镇合并,村子也合并了,起了个新名字。他楞了楞,然后就恼了,最后无奈的说,不管他改什么,原来的名字就跟我们出生的名字一样,永远记在心里。村名的出生在一个流浪者的心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这让我无法怀疑。

我的村子在苏北平原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水网区,一场洪水几乎淹没了村庄,使整个村庄消失。作为一个几乎被摧毁又重新获得发展机会的小村庄,我们的祖先取了个外号“ New stay ”—再留下来发展。我们的祖先把美好的祝愿寄托在这个村名上。不管去哪里和别人聊我的村子,都觉得有很多资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和儿时的朋友一样,村里总会说起自己的出生名字,总觉得很自然,很投缘。和我的村民一样,虽然现在村子的名字已经改了,但我们还是习惯性地使用它的旧名,不能忘记村子的本名。有一次网购,不自觉地在地址栏写了原村名,让物流费了不少劲。还好最后电话联系的时候没有退。还有一次,一个朋友来拜访,下了车,就搭车去找我的村子。我只告诉了他我村的出生名字,这让他在摩托车车主面前解释了很久,然后对方笑着把他送到了我村。

村里看着一个老人离开,他们若无其事地走出家门,或者在村后的农田里游荡,再也没有回来。但村里人都知道,它的本名已经在他们嘴里念叨了一辈子,现在已经和他们一起深埋在他们脚下的土地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