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那些树 |

  • A+
所属分类:伤感文章

春天,街头树苗生意兴隆。街上放出来卖的树苗,刚从土里搬出来,枝头绿油油的,有的开满了花和芽。看着他们,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家乡,想起了小时候那些美化家乡环境,守护家乡土地的树木。

那一幕定格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具体年月不记得了。总之是在老家小学北端的路两边。初夏的时候,路上的刺槐开着黄白色的花,一兜一兜的,满是树枝,鲜艳悦目,芳香扑鼻。旁边坡上的小麦黄熟了,茂密的绿树像云一样盘旋着,然后向外望去。

因为“树是人类的好朋友,小学植树造林有很多好处”的教育,从小就热爱爬树。小时候我村里的树都对我有复杂的感情。

苦楝,以前我的打谷场前面有一棵苦楝。它的躯干粗壮,腿粗,树枝斜伸。每次路过它的时候,我总是一脸小表情的看着它。老房子附近的厕所附近曾经有一棵楝树。也许厕所附近的土壤很肥沃。这种楝树长得很高,每年开花结很多楝树果实。老房子扩建后,树不得不被砍倒,我们都难过了很久。

三角枫树,我们叫它鸡公树,我很喜欢这个树种。它的皮肤是灰色的,光滑的,它的木头是坚硬的,白色的。小学的时候看到同学做的陀螺,木纹很好看,底部嵌着一个亮亮的钢珠,一声鞭响,一个开心的转身。我很羡慕。当我从学校走回家时,我期待着得到一个鸡的陀螺。我已经爱上了鸡公树,幼小的鸡公树的叶子绿红的,像婴儿的手掌,温柔可爱。我家后院的竹林里曾经有一棵很大的鸡公树。每到秋季,树上都挂满了红色,就像鸡公的红冠,远远就能看到。不幸的是,由于道路的修复,后院连同鸡公树以及后院的许多对立的树也被摧毁了。

对街树,也叫对街白蜡树,是我家乡特有的树种,但当时我们村有很多树。去我菜园的路上,两边的树已经铺成了一条林荫路,夏天可以在这里放松一下。每次嫂子侄子回家,都喜欢去那里走走,成了村里的一道风景。

柳树,我家打谷场附近长了几棵大柳树,是父兄们从街上买来的小树苗种的,养的。一个秋夜,母亲在打谷场上打谷,我习惯在树下赏月,欣赏“月上柳梢”的诗词。

村里那些果树、枣树、桃树、杏树、李树,在那个粮食匮乏的年代,它们的果实成了我们童年的佳肴。村里的梓树上的梓树,皂荚树生长。等我们成熟了,每次都是零售。我们卖的钱会用来买书、钢笔和笔记本,这将有助于我们的学习。

水土一面哺育一面,一面树木掩映。家乡的树就像父母和亲人一样。我爱这些养育了我一生的树,它们将永远生长在我美好的记忆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