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散文的精神土壤 :本文投稿: 和谷

  • A+
所属分类:人生美文

近年来,我在农村生活,观察老乡们的生活状况,从历史记载中梳理国家和国家的文献,试图描绘一百年来故土的真实面貌,让乡愁滋润了文字。

愁,把秋天放在心里,就是心里担心庄稼成熟。人生如四季,青春已逝,老年将至,年轻时想到离家。烦恼,烦恼也。不仅仅是为古老的窑洞,或石磨油灯,或牛栏唱挽歌,更是在城市物欲膨胀、道德沦丧的现象之外,思考如何重温季节、风土人情、民风民俗,寻找单纯的纯真善良的心灵,亲近自然,回归平静舒适的心灵。尽管“笑着问客户从哪里来”的尴尬,心里还是释然。

故土相对于城市。有了故乡才会难过,但那些在没有故乡的城市里失去感情的人的乡愁,是远方熟人社会的记忆,是虚拟社会里失去的真实体验。环境的差异导致了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形式。农戴尔对农业不熟悉,农村知识分子找不到北方,与食品安全相关的农牧业屡遭质疑,这是一场社会灾难和危机。文化传统和价值伦理的回归,是社会历史变迁和生活履历中一首催人奋进的歌曲,让你明白自己从哪里来,想去哪里。这仍然是一种土地情结,生命情结的开始是对天人合一哲学思想的敬畏。

陶渊明在南山种下了豆子,种下了乡愁的种子。梦《桃花源记》至今已被传诵。诗佛王维生活在官场,内心自然,在王川的山川中修炼自己,这才是人生的本真。曾经在海南岛生活过,特别体会到唐朝李德裕“的思乡之情,还有朱槿花里鸟鸣的诗词”,连鸟都依恋故土,更别提想家的人了。苏东坡也在海南岛待了四年,说,“我是本地人”,但是在回家的路上死了。

鲁迅是中国现代乡愁写作的开创者,他执着于逝去的美好事物,但也有自我认同的断裂。我的老师李若冰的《柴达木笔记》是新中国勘探者的墓志铭。在他晚年,我陪他回到老地方,一万人的帐篷城被风沙掩埋。现在,我经常在博客上看到我在美国的老朋友刘成章,他的《迷失的家庭山》就像是带着血泪的歌唱。

散文创作中的乡愁不仅是农耕文化的挽歌,也是城市化新生活的前奏。不应该是过去式,应该是现在式和将来时,有倒叙,原生态,写实,非虚构,梦境。城市化中的乡愁概念既是情感的避难所,也是物质文明的取向。只有保留乡愁,保留乡村文化记忆,融入城市的多元语境,才能有诗意的栖居。

乡愁是散文的精神土壤。从古至今,个人的生活方式虽然不同,但都离不开现在的世界。散文既是个人的,也是社会的,这是独立和帮助世界之间的平衡。这是中国散文传统的审美特征。一部现当代散文史,是时代精神的缩影,是用真实的生活经验写成的。回到生活本身,可以有立足大地的散文生活,这才是生活艺术的本质。

段子、插科打诨、逗乐词,一般称为散文,在微信和博客中比较常见。它们远离中西散文的传统审美特征,呈现碎片化语境,导致群体阅读记忆的丧失。当然,不可否认,还是有思想敏锐、文采优美、文风优美的好散文,在迷茫的泥淖中熠熠生辉。衡量散文作品优劣的标准有很多,但有一点是好的散文要来源于文化基因和经验。散文的经典化经历了淘洗净化的历史过程,但往往是在一片喧嚣之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