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 ,笔者: 阿晔

  • A+
所属分类:伤感文章

我总是在眼前看到一双

不是女人细腻温柔的手,也不是白莲藕般芬芳的少女手。读者应该不是丰富的联想,而是一对会划水的农民粗糙的老茧。

这些手来自土地,来自工地,只是种地,只是搬砖,只是给生活区的锅炉加煤;这些手摸过钢枪,在绿色军营里被军绿染过。他们还教过孩子打不听话孩子的屁股,还热情的抱过宝宝。手指里还留着香醇孩子的尿味。这些手喜欢拿着笔,在文学的土壤里耕耘。“在笔的犁下”翻滚着诗赋的脊梁。

我知道,在西柏坡握着这双手。2009年夏天,在市文联举办的青年文学创作大会上,一位穿着轻花衬衫的文学朋友和我握手。我们在logo下拍了一张,和文联周主席合影。我在那次会议上作为代表发言。会后他主动跟我说,“你的声音真好听,像个播音员!”我在台上,台下880人。我没有注意谁在听,但我记得他,遇到了一个农民诗人。我当时不记得他的手,但我知道这位来自大地的诗人很伟大。他在《诗歌杂志》发表诗歌,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两年后,市里召开文学代会,我们又见面了,住在同一栋房子里。我感受到了手的温度和粗糙,我仔细观察。他刚从工地过来。来之前,他用了几次肥皂,仔细擦洗嵌在手指里的泥。泥巴就像女人保养的胭脂,被地心引力压过。无数次洗了还是和黑线一样的痕迹。我没有抛弃它。我用力握了握他的手。看着大大咧咧,他很在意自己的细节,为了和那些城里来的朋友握手要热情得体;就是他。他在家里扮演一个好农民的角色。他为了生活到处打工,为了孩子种地,为了生存努力。他白天在地里辛苦劳作,伺候庄稼,晚上在灯下敲键盘。通过几次交谈,我逐渐了解了这位农民诗人,对他的手有了全新的认识。

他当兵回来后,就回家种地了。他用这双手在土里挖,得到了“非分之想”,在田里抓到了文学的幼苗。一种叫做灵感的东西开始在他手上发痒。带着热情,他在正定用这双手牵着自行车走了几百里求教。他寻找贾大山和康志刚,凭借这种毅力和勤奋,他逐渐进入文坛,成为著名的农民诗人。一双手在他的生活中富有创造,既沾着泥土的芬芳,又夹杂着文学的味道。他生了三个孩子,“出了无数文学作品,“多产”收获颇丰。三个孩子,像强壮的玉米,现在在他的双手劳动下长大。孩子长大了,结婚了,工作了,这些手的主要工作就是培养,一个是种地,一个是培养文学创作。

昨天他给我发了一篇文章,让我谦虚改正。电话那头,是初冬的第二场雪。在雨雪天,他不能工作,也不能离开工地。他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在另一块“精神之地”——/上努力的敲着电脑键盘。他粗糙的手笨拙地敲着键盘,写着有味道的字。我的眼睛里满是粗糙的茧手,可以割破我的手。这种手是典型的工作手,经过大地母亲和土壤的美化“ ”。到处散发着泥土的芳香。看着这种手,你想握!这样的手写出来的文章,脚踏实地,暖暖的,带着浓浓的田园气息和乡愁。

手茧是土地给勤劳人民的勋章,是开在手中的劳动之花。茧里包裹着诗歌和文学的种子,也有春天的花朵和秋天的果实,随时准备发芽开花。

握着这些手,意味着握着土地和乡愁,友谊和岁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