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友: 鹤松

  • A+
所属分类:奇闻异事

夕阳如血。两个小身影沿着道路若隐若现,最后一缕阳光在他们身后拉出两道淡淡的斜影。

“诗鬼!我累坏了。休息一会儿我们去吧。”走在后面的胖乎乎的男人没有等前面的人回答,就干脆在路边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前面的孩子无奈的转过身,狠狠训斥胖墩:“胖子,你好白!一路上你停了多少次?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什么时候能到镇上?”虽然语气颇为不悦,但还是把挂在脖子上的塑料水壶拿下来递给了胖乎乎的:“留点水,我们水也不多。”

胖墩儿拿起水壶喝了一大口。我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他的小朋友说的话。喝完水,他擦了擦嘴上的水渍,肯定的说:“放心吧,还早,我们肯定能赶上镇上的末班车。然后我可以去广州找你妈妈。”

当我听到“妈妈”这个词时,诗鬼不禁感到不舒服。我妈妈出去工作已经五年了。现在,他已经慢慢忘记了她的样子。唯一的印象就是梦里她慈祥的笑容。但是,梦里善良的妈妈不会在他被同学欺负的时候把他搂在怀里,小心翼翼的安慰他。

最后,当他再次被同学骂成野孩子时,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一直带头欺负他的胖乎乎的脸上。

课后,诗鬼真诚地向小胖道歉,但同时,他也告诉小胖,他不是一个没有妈妈的野孩子,她的妈妈只在广州工作。庞敦在表示接受诗鬼道歉的同时,也表达了对诗鬼的不信任,并表示愿意跟随诗鬼前往广州,以证实诗鬼是否在说谎。

于是,两个人相遇,走在一起。然而,诗鬼从来都不是很远,不知道怎么去广州。带路的重任落在了胖乎乎的身上。毕竟,查比有过拜访在县城经营小餐馆的父母的经历。老实说,诗鬼非常感激能够言归于好,帮助自己。

终于,迟迟不发火的胖子站了起来,脱下屁股上的灰尘,挥了挥手,得意地说:“走!这次,我们直接去镇上了!”

太阳终于带着最后一丝不甘落下山,两个小伙伴经过四五个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汽车站。诗鬼很兴奋地来到售票处,但被阿姨告知今天没有车。

“胖子,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慢,我们可能已经在车里了!”这时,诗鬼并没有为胖乎乎感到感激,而是抱怨为什么他的腿和脚不能快速移动。

矮胖子知道自己错了,摸了摸脑袋,惭愧地说:“我想走快点,但是真的走不动了。”

当诗鬼看到胖子自己带路时,他叹了口气,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胖子想了一下说,“世界大,肚子最大。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你有钱吗?我只有票钱。”

一个反问惊得胖乎乎的:“!我只带了票款,现在怎么办?”

两个人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一名警察发现两个孩子坐在公共汽车站大门前。他上前一问,就知道两个人的打算了。警察把他们带到派出所,点了一些外卖,迅速联系了孩子们的家人。

很快,收到通知的胖乎乎的爷爷和奶奶诗鬼也赶到了警察局。要不是警察叔叔的劝解,两个人挨打是必然的。

在回家的路上,诗鬼充满了沮丧,一句话也没说。奶奶就这样看着他,拍了拍诗鬼的头,心疼的说:“你妈今天下午打电话说今年过年要回家……”

诗鬼没等奶奶说完,就大声哭了起来。

晚上,诗鬼躺在床上,把妈妈留下的发夹放在胸前,睡着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