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昨天 ,文章来源: 余芝灵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我们加了同学的微信群,所以在课余时间,我们会在群里聚会。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谈论那些年轻快乐的时光。然而,当他说话时,镜子变暗了。秋叶,簌簌落下。地球上,有若有若无的芬芳。

照片是黄色的。我们总是新鲜而温柔。清新的微笑。鲜嫩的脸蛋。鲜嫩嫩的,能掐出水来,让它变绿。我们总是新鲜而温柔。我们的新鲜感永远定格在十八岁刚离校的相框里。

我们回忆过去,追忆过去。我们想念,想念。那又怎样?三十年前,操场上的白月光已经无法延展三十年后我们的影子。操场空了,月光空了,我们的话也空了。我们不能回去。我们没有时间回去了。所有的船都航行了太久。他们总是在寻找自己的港湾。而属于我们集体的那一小段,总是好吃的五颜六色。要么记住,要么忘记。

然而,过了几天,消息传来,有两个老师去世了。这真是个坏消息。老师,大部分都是我们的爸爸。按理说,在这个年纪死去是不寻常的。然而,痛苦、无限的悲伤和惆怅突然从我的心里升起。输了,也慌了。老师也是我们的镜子。那时,老师们正值壮年。三十年了,我们没有回过母校,也没有去看望过他们一次。然而那时候,我们明明是他们养尊处优的孩子。就算现在回去,也再也见不到这两位老师了。其他老师大多相距甚远。是真的:转身就是世界末日。三十年前,我们分别的情景历历在目。我记得我们班主任欧阳老师,当时泪流满面。一头灰白的头发在炎热的夏风中飘动。他很像我们的父亲。他是我们的父亲。这张照片30年来从未被遗忘。他脸上的皱纹也很明显。那一刻,我们都有点醉了。告别一碗酒。不管男生女生,能喝什么不能喝什么,都喝了一点。微风吹过,我们老师的眼泪一闪一闪的,孩子们的眼泪一闪一闪的。窒息,各走各的。老师只好含泪把这些幼稚的小鸡一个个放出来。他们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空。学生们不得不飞回他们应该飞回的地方,即使他们不得不放弃一切。

年鉴上的离别词充满了骄傲。是啊,只是同学,年轻,书生意气,怒斥方遒。每个人都渴望飞向自己的天空。也祝愿同行们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开放空间,在享受大春天的同时,也能培育出属于自己的花果。年轻有活力。30年后,我会经历豪言壮语和微笑。谁没有这样的一个小时?我不知道天空有多高,大海有多深,地球有多广阔。我真的觉得潜水海阔天空高,鸟才能飞。我想,总有一天我会乘着长风破浪,把云帆直挂在海面上。那双明亮的眼睛,那颗火热的心,那首激情的诗,都印证了当时的青春岁月。现在,他们真的在自己的世界里发光发热,他们为自己,为自己的内心,为自己年轻的愿望,为自己的国家,送出了满意的答案。然而,三十年后的今天,我更深刻地感受到,平平淡淡才是真。我们都在尘土中。每个人都有真正的温暖和幸福。

那一幕挂在记忆中。我们去了省城,淮南,寿县,九里沟,城西。我们去金寨看梅山水库,去霍山看佛子岭水库。三年时间不长也不短。男生女生那时候基本不说话不交流。现在微信群里,说什么都可以一起说。他们彼此很了解,在同一个时代的风中成长。喜欢从未分开,喜欢久违的亲人,一见钟情,一拍即合。毕竟我们是彼此的镜子,印证着彼此的美好和茂盛的生命。我们是久违的亲人。

然而,当你说话的时候,你会陷入沉默。长时间或短时间的沉默。这些空白总是被无缘无故的风填满。我们需要暂停。他们也很忙。人到中年,总是负重前行。没人这么轻松。很少有人整天呆在网上等着和人说话。我们很幸运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段。感谢网络,让我们找到彼此。让我们也找到过去的气息,过去的阳光,甚至过去的饥饿和艰难,以及没有的歌曲,明亮的月光。

它已经长成一棵又大又胖的树。我们不再是孩子了。但我们在一起还是孩子。我们是孩子。那时我们在一起,都是孩子。我们现在一起找到了它,还是孩子的时候。永远的孩子。永远回不到过去的孩子。

空空的风一直在吹。皎洁的月光是它的基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