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地 ;本文作家: 毛宗胜

  • A+
所属分类:人生美文

一个

祖父拖着一瘸一拐的步子,面对着朝霞走向陆地,走向壮丽的景色。

父亲拿着坚硬的犁铧,走出了这片土地,过了一段日子。

他们的额头是什么时候反映出土地开垦后的荒凉和悲伤的?作为继承人,我经常陷入沉思。

我翻遍了厚度未知的黄土层,翻遍了永远说不尽的噩梦。我的诗充满了土地,我的笔流淌着黄土的血,我的生命染成了土黄色,我拾起一首悲伤的歌或一首酸涩的歌!

几代人以来,他们无法在近在咫尺的广场上行走。牛没完没了,农民没完没了。他们耕耘诱人的土地,时间耕耘他们的皮肤和额头。最后,命运给了他们一双干裂的手,一双笨拙的脚,一个弓着的腰和背,背着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沉重到几乎窒息…/面对天地,他们微笑着释怀,那微笑渗透进我的骨髓,有时让我思考,有时让我感到恐惧。

画有龙凤的棺木,在吱吱的唢呐声中,带着生命、虚荣、满足的叹息,高高举起,驶向故乡,斯里兰卡土生土长的土地,美妙的节奏和旋律。

人60年吃土,土60年吃人。

生活的油灯里,总有一股浓浓的扭动,燃着唯一的希望。

这种苦难和浪漫的爱情在这片土地上一个朝代接一个朝代上演,人们对此司空见惯,视而不见。他们很少谈论土地和农民的故事。

冬天土地午睡,冬天农民放松。

空荡荡的打谷场得到了很好的利用。

高跷出癔症,锣鼓敲斯里兰卡生活的迷茫。

村头一个月,传来了热烈的笑声和哄笑声,第一个月庄子被扶了起来,发出了响声。三个亲戚四个外戚宽着脸笑。笑声是他们给主人最好的礼物。他们每年都在背痛和腿痛中寻求安慰。这种与生俱来的习惯,让庄子在第一个月就显得一本正经。新年的门框上挂满了红色温馨的祝福,鞭炮声粉碎了一切不切实际的梦想。

正月台上,画着红绿的偶像在走来走去。他们的过去和未来让他们哭泣。这种盲目的生活什么时候才值得玩味?

社火跳起,高跷跨上,庄子一月起舞。正月,庄子以一种浪漫、潇洒、一种展板的姿态起舞,一群人举起了他们的图腾崇拜。

冬天土地午睡,冬天农民休息。

闲着没事就有很多想法,闲着没事就有一个辉煌的愿景:有一天要拥有整个土地。

回到土地,回到现实。

一张无形的网已经覆盖了他。一个犁头和一只老牛跟着他。作为农民的后代,他别无选择,只能毫不犹豫地走下去。

远处,一股氤氲的水汽覆盖着他的村庄,他的河流,他的村庄周围的小树林,他温暖的小屋,可爱的记忆。

然后满,然后空,有起有落。

我的家在哪里?为什么我只能站在这片土地上?他在陆地上不断变换站姿,没有人称赞他,甚至没有人看他一眼。远近的人,包括他的老乡,都在做自己的事,一切都笼罩在孤独之中,一切都显得软弱无力。面对陆地,他尖叫,使劲跺脚,甚至用四肢跳舞,然后一屁股坐在陆地上,然后捶胸大哭。他改变不了——从土里挖食物的命运,和两头牛扯皮的现实。

三亩地,一头牛,一个人偶,热炕。

一个人晚上站在田野里,伸开双腿然后看着天空,满月慢慢地走着,星星散乱,夜空无边,然后抓起一把撒了种子孕育了生命的黄土,泥土的香味一进入他的鼻子,就温暖了他的全身——,可以收获一个八月的金秋!

远处的墓地里,有一团纸火在燃烧。有的农民的后代,为了不让理想失去继承人,只点燃了祖先的欲望,远山近田无声。你看着他用手哭的样子一定意识到了。这是一块土地的儿子!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天下没有所谓的小康宴。我们在永恒的坚持中顽强的跋涉,失望的时候,我们昂首前行。我们别无选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