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乡村景观 :投稿: 宁江炳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随着时代的发展,许多乡村风景成为了乡村的一种记忆,一个不可磨灭的品牌,一种亲近的故乡情结……

稻草堆。20世纪80年代初,农民仍然不会扔掉稻草。收获后,农民们把一捆捆稻草捆在一起,在地里晒干。寒假的时候,农民们拿着绳子,拉着大车去拖稻草。装满稻草的汽车就像慢慢行走的企鹅。稻草摩擦车轮,让人发笑。乡村路是一首美丽的歌。稻草堆的很高,转弯的时候不小心翻了,大家一起停下来把车翻了。

把稻草挑回家,堆在一棵树上。所以房子前后有一两个大稻草堆,两层楼高,壮观。路人只要看看农夫家草堆的大小,就知道这家人长什么样了。稻草堆不仅是庄稼人的荣耀,也是庄稼人的支撑。稻草是牲畜过冬的被子,小屋靠它来挡风遮雨。在孩子们的眼里,在稻草堆上挖一个大洞是他们玩耍和捉迷藏的好地方。现在稻草还没捡回来。收割时,草被方便地撒在地里作为肥料。机耕取代了牛耕,水泥屋顶取代了稻草屋,液化气灶取代了土窑。稻草堆在我们眼前消失了。

风车。慈海:“风车是‘风力发电机’。”在我的家乡,也叫粉丝车和车。它由杉木制成,有四条腿,高约1.5米。它顶部有一个大漏斗,右边有一个圆形的风箱,里面有一个四叶片的风扇,左边有一个方形的喇叭口。将谷物倒入漏斗中,转动手柄上弦,风车就会发出“吱嘎”的声音。打开漏斗底部的一个舌状器官,谷粒会滑入洗衣篮,灰尘会从喇叭口中提出来。在夏秋收获季节,风车的歌声成为一片,成为晒干的山谷田野上一道美丽的风景。

大规模集体作业时,生产队里有几个风车。生产承包给家庭后,没有分到风车的农民就有了风车。借别人家总是不方便,因为小米、大米、豆类等农作物中的糠、糠、尘等杂物都需要用到。风车总是站在院子里,谷仓下面,看起来憨厚憨厚,就像我单纯的父亲。小时候,风车上面的大漏斗成了我们捉迷藏的最佳藏身之处。我记得有一次,我们玩捉迷藏的时候,我躲在院子里风车的漏斗里,可是我却在风车的漏斗里睡到半夜……

随着收割机和碾米机在农村的普及,风车逐渐消失了。但对我来说,小时候在风车里的梦一直在我的记忆里。

水车。水车现在很少见到了。在人类农具中,水车可以看作是一种复杂的工艺品。长车厢的范围从一英尺到两英尺,一英尺到八英尺,宽度超过一英尺。车厢上放置木质“链条”,链条上安装木质叶片“ ”,看起来像一条长有鳍的龙,有点气势。使用时,车头装在田埂上,车尾装在池塘里。摇摇车头(手摇和脚踏),木刃会把水带到田里。

五月,庄稼最需要水的时候,绿油油的田野里到处都是水车。水车里充满了声音,常常会让一群赤裸的孩子在水花中嬉戏。在炎热的夏天,农民们通常只戴一顶草帽来保持凉爽,并且只在腰间围一条大方巾。农夫的歌声悠扬粗犷,幽默有趣:“长水车到长水车,开车不用穿衣服。……”风中和了蝉鸣、歌声、稻叶的清香,让一片绿野有点醉意。

水车进入了历史,进入了民俗博物馆,成为了人们观赏的景点。

油坊。榨油车间建在村子里的小溪边。简单的平房中间,有一张用大檀香树做成的压床。一个长长的木槽将溪流中的水引入运水车。老水车让卷板不停旋转把油菜籽磨成粉末。……每年冬天或明年4月,油压机车间总是生产

十几岁的时候和父亲去过几次油压机。我看着那些红色的小颗粒,转瞬间被碾碎,然后放到大蒸锅上蒸。蒸完之后用大铁圈和稻草包起来做茶饼,然后在一个巨大笨重的压床上挤几十个大茶饼。几个浑身沾满油渍的粗布壮汉,光着胸,一起挥舞着大碗大锤,唱着歌绕了一整圈,发出山崩地裂和地震的巨响/【铁箍飞脱,撬棍腾空而起,油花溅了一身。这时,遭受巨大打击的茶饼慢慢流出一种叫做油的液体,在香味和黄亮中显出一个人影。小油坊已经听起来像是祖先流传的简单温饱的愿望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