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了 :发布: 李淑珍

  • A+
所属分类:人生美文

这时候,花儿开了,院子里弥漫着香味。玫瑰、栀子、海棠、牡丹、牡丹等。挤满了我父亲的花园。

那时候,儿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在父亲的花园里奔跑玩耍。有时摘无花果,有时用花铲玩土。父亲是一个爱孩子的人。有时他的儿子不小心损坏了花草。和蔼可亲的父亲从不责备孩子。相反,准备了很多药包。担心玫瑰伤了孩子的手,担心藤蔓会绊倒孩子的脚。一年到头,院子里的花总是由我父亲照顾。所有的爱,吸引着蜜蜂和蝴蝶,充满了活力。我们在这个春天漫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父亲是孩子的榜样,是儿孙的幸运星。到现在我儿子还在说,“妈,你这么狠心,爷爷刚睡着,你说爷爷怎么走了?为什么要把爷爷埋在土里?”儿子的话让我泪如泉涌。

父亲确实离开了,突然的离开让人感到肝肠寸断。我父亲患有胃癌,这是在胃癌晚期发现的。从发病到死亡只用了68天。在这68天里,父亲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度过。一个坚强的父亲忍受着剧痛,完成了大手术。医生和护士称赞他的父亲强壮,是个伟大的老人。手术完成了五个小时,我们含泪等了五个小时。结果喜人,手术成功。父亲穿过了鬼门关,但只切除了五分之一的胃。从此我总是咬一口就吐,从来没有吃过像样的饭,喝水也很难。看着父亲一天天消瘦憔悴,我们的心被揪着,有种被撕裂的感觉。68天前,父亲还很忙,忙着家里一日三餐,忙着给孩子分担心事,解决问题。父亲一生为别人而活。他爱我们所有人,除了他自己。他自始至终保持着一颗纯洁的心。

作为一个60年代的大学生,父亲尝遍了世间的酸甜苦辣。大学期间,我出去玩的时候,又渴又累又没多少钱的爸爸看到街上卖的红心萝卜,也叫红心萝卜,又香又脆。应该买萝卜还是走路回学校?当时我父亲很矛盾。渴了,萝卜是最好的选择。学校很远,兜里的钱只够买返程票。买萝卜才能走路回学校。最后,我们可以猜测,爸爸选择了萝卜。过了几十年,当我提到这件事,看到红萝卜的时候,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总是想起父亲的故事。我父亲因为在大学学习成绩优异,被评为优秀班干部。因为家境贫寒,父亲冬天依然穿着单衣。学校委员会决定,共青团主张给他父亲做一件全新的棉衣和裤子。曾经在学校待了一年,准备送去哈尔滨做计算机工作。没想到情况突然变了,文革开始了,事情搁浅了。后来父亲被分配到某省的拖拉机站。文革期间,在拖拉机站当站长的父亲,又一次遭遇了命运的转折,在反右的时候差点被扣上右派帽子。右派的高帽子已经戴在头上了,马上就要开始批判了。在这个关键时刻,当地人分散会议,保护他们的父亲。父亲的经历决定了他一生的行为。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是大官还是小官,你父亲都有很好的群众基础。前后口碑都很好。父亲一生和蔼可亲,心地善良,大家都说父亲是个好人。每次单位调动,好人的名声就传开了。事实上,我父亲教给我们的不是邪恶而是善良,我父亲教给我的孩子一个真理:失去是一种幸福。他用一生的时间练习了这句话。有好东西给别人,也有便宜的。他不止一次警告我们:看人,学习别人的长处。他就是这么说的,这么做的。

父亲一生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为子女树立了榜样。78岁的他自力更生,从来不给孩子一点负担。甚至在住院期间,我生病的时候还是很关心我们,怕我们生病累。有时候,我们一生中轻微的咳嗽让父亲担心了好几天,但他自己却被一根管子盖住了,伤口又深又长,还在流血。每天医生换药的时候,都是我们最担心的时刻。当我们看着血渗透进纱布和翻转的伤口时,眼泪止不住地流。我们总是偷偷跑出去哭,怕爸爸看到我们。当你控制住自己的时候,换个笑脸面对父亲。有爸爸的日子里,我们总是在爸爸的幸福树下享受阳光灿烂的日子,从不把爸爸当老人。他自己做饭,自己缝补衣服,处理家里所有的琐事,几乎不用他妈操心。当我们回到家时,我父亲总是寻求帮助,并且在离开时从来没有忘记给我们带来美味的食物。我父亲一生都很聪明。他会做精致的饭菜,做精致的木工活,拉二胡,画画等等。连毛衣都可以织。就连我女儿都抱怨我。“妈妈,你只能自己做事,不能教别人。洗衣做饭甚至编织都是爷爷教的。”女儿的话让我感受到了我的心。的确,在父亲面前,我总觉得自己很丢人,觉得什么都比不上父亲。在父亲面前,我永远是他愚蠢的女儿。他溺爱我们,但从不宠爱我们。父亲在任时,从未利用职权为自己、家人、亲友谋取私利。这一点从我父亲的追悼会上就很清楚了。参加父亲葬礼的人远远超出了他生前的接触范围。他过着简朴的生活,从头到尾都很谦虚。高调工作,低调生活。精神生活远高于物质生活。一件褪了色的棉衬衫,一条被父亲撕下来又被父亲补好的裤子,是父亲的最爱。我们都建议我父亲穿新衣服。父亲总说旧的舒服,习惯了不想换。

父亲节总是春天,玫瑰、栀子花、海棠、牡丹、牡丹等。挤满了他父亲的花园。没有父亲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天很黑,覆盖着冰雪,令人窒息。幸好父亲的花园还在,还有玫瑰、栀子、海棠、牡丹、牡丹等。仍然拥挤不堪,挤满了我父亲的花园。记得父亲生病住院的前一天,我给了父亲一盆已经半死不活、枯黄奄奄一息的吊兰,父亲乐呵呵的接过来。我问爸爸,“这花还能活”?父亲说,“给我,试着插在土里,至少是活的植物”!果然,在父亲的种植下,这株奄奄一息的蜘蛛植物几天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也长出了嫩白、透明、有光泽的新叶。现在这盆吊兰又嫩又滴,绿的能拧出汁来。它似乎被赋予了某种灵性,随意生长,层层叠叠,充满绿色。然而,当伤口愈合,但他没有时间等待后续治疗,他遭受痛苦,悄悄地离开了。我们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失去了父亲,但我们在父亲去世前埋葬了他,在他的善后工作的精心安排下,遵循简单明了的条件,没有铺张浪费。父亲一生清心,死的干净,一尘不染。像一朵莲花,像阳光一样温暖着大地。

又到春天了,花儿又开了。我希望鲜花和芬芳保持不变,安慰那颗被猜透的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