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的前世 :笔者: 滬蓉公主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草头是上海的一道家常菜。一般人炒锅的时候,都会喷点高粱酒。这样一盘香喷喷的草头,抵得上上海绿廊的美食。福州路,苍老苍劲的草圈,绿草衬下的肥猪大肠,无理的油腻顿时变得理直气壮。这种草本植物,学名苜蓿,在太仓常熟被称为金凤花,而在我的祖籍扬中,有一个更有趣的名字:曹杨。

上海的草头和我家乡的幼苗草都是紫花苜蓿的草本植物,但它们可能生长在不同的环境中,不仅形状略有不同,味道也大相径庭。上海草叶子大,颜色深,家乡的幼苗叶子小而嫩,翠绿明亮。新上市的时候,虽然上海的草头要比扬中的幼苗老,但上海人珍惜田野里的绿色。炒的时候很快就从锅里出来,在入口处细细咀嚼。他们要的是田野的芬芳,直入心脾。相反,扬中曹杨的绿色和野性并不是卖点。通常情况下,锅必须和鱼一起在锅里炖。这锅与天堂相配,只有年轻而温柔的曹杨被炖成老珍珠黄。这时的鱼含有草香,草给鱼带来新鲜。这条河的清新伴随着青草的芬芳,这使得曹杨和鱼相互辉映。要知道,就算是霸气侧漏的河豚也是药,听话。

秧草有家乡腌制的习俗。这种做法把曾经青春年少的小苗草,变成了沾满恶灵的黑色咸菜,一大早就端上桌,不管你喜不喜欢,都用来送进米粥。前不久,老家来了300箱咸苗。早餐我最不喜欢吃米粥。这种咸秧草应该被打入冷宫。虽然已经不再年轻气盛,但却像是我最喜欢的白,霸气十足,很有调调。所以开发她的气质成了我业余时间必须攻克的课题。我想到广东中山的橄榄菜炒青豆,经过橄榄的卤制和发酵,充满橄榄香味。于是我把咸秧草和刀豆一起炒。虽然香味不如橄榄菜,但也给刀豆一种味道,练秧草也不浪费。我妈妈是宁波人。腌鱿鱼和鱼曾经是一道三天两头的家常菜。要知道,在香港,墨鱼是有的,但是纯咸味的榨菜是没有的。毫无疑问,这里和鱿鱼最好的搭配,目前只能是咸秧草。可能两个人都会有点舍不得你。味道牵强,让我怀念正宗的腌鱿鱼鱼。咸秧草要想超越雪里蕻的自然美,基本是不可能的。我的大脑张大后,咸秧草的妖精气质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甚至在对付沙格的时候,味道轻如止水,一下子就能拿下。

幼苗草看起来有点像三叶草,学名是红车轴草。十万个三叶草会有一个三叶草,也叫幸运草,是大珠宝品牌用来设计各种珠宝的。有一次在扬中,我在田里走的时候,看到一大片小苗草。当时我以为秧草和三叶草是一类的,就低头找四片叶子。找了半天,农民大姐问我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我说没有,我在找四叶幸运草。她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很惊讶的发现和我在一起,就和旁边的大姑一起去找四叶草。后来当然知道了幼苗和丁香的区别。不知道那些大姐姐们闲着没事会不会继续在地里找自己的幸运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