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发表人: 杨志勇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我相信树和人一样,都有自己的本性。遇见这棵树后,我有了这样坚定的认识。

第一印象,它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所以我很尊重的叫它“ he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很羡慕他那么坚强,自信,有毅力,精力充沛,精力充沛。当时我在秦岭以南的山区,站在一个不知名的山口下,蓝天白云,在那里我目睹了。偏偏他与众不同,独立于山口的一束之始,周围的树木绿植都显得低矮。仔细看,树的颈部就像一把撑开的伞,张开的枝干自然支撑着一个圆形的树冠,就像是手工修剪的盆景。整体高度两尺多,覆盖一间房子大小,树叶茂密,绿得像少女绣花。

他的脚下,光秃秃的,看不到赖以生存的土壤,附近的道路正在修建,在他这边被切断的部分可以看到松动的岩石。

站在山崖另一根梁上,在一定距离看他,就像一把伞,一个蘑菇,一朵带柄的浮云。坐在地上和我一起休息,用一个饱受生活折磨的人来形容,就像一根筷子戳着一颗青菜。现场的人不知道哪个更像,哪个更真实。从政的人,种地的人,温柔的人,接地的人,分享这棵树在这里真美的感觉!

它的风景和环境,如醒目、出众、鹤立鸡群、带头等许多类似的成语,在我心中汹涌而出。

刚认识的时候路过,却忘了打听他的名字,只记得他的长相和气质。未来,在蓝天下,在硝烟中,在风雨中,无论你怎么看,他都会让人心里幸福。当地人说,如果他走进城市,他的价值就会翻倍。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迷恋他。

当我遇到谭坝镇松巴九年学校的校长邓梁军先生时,我意识到我爱上这棵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邓校长自我介绍:“我的家乡在圆柠檬树下。”我很惊讶:“是在那个山崖子?在草庙村,我在哪里扶贫?”我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这让我觉得好笑:难怪有人说那棵树附近有好风水,那里经常出人才。原来邓校长就是其中之一!

邓校长的话不仅让我因为一棵树而和他有了深刻的认识,也让我第一次记起了树的名字,第一次觉得山村的人以一棵树为荣,第一次知道他所在的山口叫“柠檬树山口”,同时也知道了一个地区是以一棵树命名的。

“柠檬树下,树根周围建起了一个两平米的圆形水土保持圈,是我大哥做的好事!”用邓校长的话来说,他们一家人对这棵树的爱无以言表。

作为一个人,这棵树的性质是不寻常的。在成长的道路上,我们可以克服不利和困难的条件,严格控制自己,朝着理想的方向和理想的状态努力,不长出多余的树枝和缺陷,从而自然成为独特的景观。因为他一直是那个地方人们心目中不可替代、掠夺、排外的重要象征,每个人对他从来没有过一颗邪恶的心,所以他的成长道路从来没有被人为的侵犯和破坏过。

我觉得这棵树有灵性,有神性,我去拜访就知道了。附近一位70岁的老人说,小时候,当时的队长邓金祥亲自从山里移植了这棵树。山里有许多这样的树种。一棵树为什么一个人种还不知道,但是当时这棵树有一个很厚的茶壶,估计比自己大二三十岁,到现在应该有一百多岁了。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觉得一棵树经过百年风雨,有可能变得精致而有灵性。

树上有人穿着红色的衣服。这是什么意思?老人告诉我,早年村里有个风俗,孩子经常生病,不好养,于是一家人把孩子抱在怀里,选了个大早晨,在路口放了几个菜,等路人路过。他们遇到的第一个人被崇拜为米歇尔·普拉蒂尼,这个女人被崇拜为干妈。现在村里大部分成年人都是出去打工,在路口等几天,但可能不会遇到什么人。即使有,大多数人也不愿意接受这种崇拜。因此,附近有人要求孩子们认出这棵树是米歇尔·普拉蒂尼,并燃放鞭炮让它变红。拜完之后,孩子真的长好了。

树能保佑人是一种迷信。倾注进去的是当地人对这棵树的敬畏和期待。事实上,不仅仅是这棵树,所有的树和植被都是为了人类。比如保持水土不受侵蚀,产生更多的氧气供应,减少自然灾害等等。

在了解了更多关于树的故事后,我又去了那棵树。中午,太阳的光和热很猛烈,一群山羊蹲伏或躺在树下休息。看到这一幕,我想说一句话:人种树,享受树下的凉爽,是不公平的。自我回答:你的付出和回报不一定是给你的,得到回报的可能是儿子、孙子、其他人或者动物。

黄昏时分,我看见牧羊人站在树下,“咩——咩——”,但在学会第三次叫之前,山上到处都是山和山。原来这棵树还是牧羊人和羊群的聚集地。一瞬间,这个国家的晚期画面清晰可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