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热度但不知道热度 投稿来源: 马浩

  • A+
所属分类:伤感文章

现在的我,依然怀念那种知热不知热的青春,只能怀念,尤其是待在空调房里,看着窗外白花花的阳光,看着钢蓝色的流动雾霭。

青少年不知道悲伤和炎热的滋味。夏天似乎包裹着无限的美味和乐趣,激起少年好奇的心,吊起他的胃口,吸引他一路走进去,却完全忽略了热度。

以前的盛夏,是家乡做酱料最好的时候。我家乡有两种酱料,很有地方特色,是小孩子必不可少的。一种是小麦煎饼酱,一种是酱油。小麦煎饼酱,顾名思义,就是以小麦煎饼为基础的酱。新鲜的小麦煎饼烤好后,叠起来。接下来,你需要去田里摘莜麦叶或蓖麻叶。现在蓖麻已经不多见了,当年也曾经流行过。据说蓖麻籽提取的油用于飞机,所以蓖麻很神秘。蓖麻长得又高又大,花曲折,叶大如巨掌,都是经济作物。蓖麻用的是种子,最值钱的部分是皮,皮是做绳子的原料。叶子圆胖绿软,宽如梧桐树叶,是煎饼酱的首选。

平日里,孩子往往会对大人的吩咐充耳不闻,但他们不需要用吩咐,因为他们摘叶子的方式不同。他们提着篮子,迎着强烈的阳光奔向地面,这似乎是一件期待已久的事情。这时的水果是扣扣的,毛茸茸的,扣子被很多包包着。每个袋子都装满了芝麻。嫩的时候,种子吃起来又白又甜。

我挑檫树的时候,总是先挑一些檫树,把皮剥下来,绿色的皮一点点撕下来。我把洁白如玉的檫树放在嘴里,边吃边摘,烈日当空。丝叶在我手心里柔软冰凉,像一把清水,心里莫名的开心。现在想来,似乎还能感受到树叶的清凉柔软。

叶子被收集起来,一层一层地盖在小麦煎饼上,煎饼盖得很紧,使它们发霉,长出长毛。过几天,厚厚的叶子被揭开,盖着绿色绒毛的煎饼被晒干,暴露在阳光下。晒干后,在石臼中打碎,放入陶瓷盆中,与盐水、辣椒叶等混合。形成糊状物,并在三伏天暴露在强烈的阳光下。这时,村里家家户户都在晒酱,整个村子弥漫着说不出的酱味。吃饭的时候不需要炒菜。拿个煎饼,抹点酱,在院子里挑新鲜的青椒,卷在煎饼里,卷着吃。这是我的荣幸。

有几年暑假,我迷上了在村头的树林里找野瓜。人吃瓜,不经意间失去的种子生根发芽。树林里,野瓜不多,只要用心去找,总能找到。找到它们后,你就把它们当成自己的,每天巡逻,看着它们成长取乐。那种乐趣似乎和不久的将来瓜的味道没有关系,就像等待一个希望。我记得有一个瓜秧,结着花,结着瓜,皮白皮绿,卧在叶子中间,很可爱。在长长的藤蔓上,许多花结出果实。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心里想把他们摘下来,但不放弃。有一天我去看,发现是偷来的,心里莫名的痛。那个夏天,我知道心痛,但还是不知道什么是热。

烈日当头,下河摘池塘里的荷花、鸡头、藕,是一种享受。野菱大多长在河里,无人看管,大胆地游去摘,捏两片叶子,折起来一骑抱荸荠。池塘里摘荷花、鸡头、藕,不是那么简单的。有人在看池塘,他们需要等待机会。挑拣是有风险的。说白了就是偷,所以比较刺激有趣。

十几岁的时候经常把夏天误认为“成熟的日子”。现在想来,难怪夏天的日子只是好玩,并不热。原来夏天是我潜意识里成熟的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