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家乡 ,创作者: 谢冕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这座曾经长满榕树的城市是我的出生地,我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童年和青春。但是现在,我在我日夜思念的家乡迷失了方向:它对我来说已经变得认不出来了。通常当人们说“不认识”某个地方的时候,总是隐含着“变化这么大”的喜悦。我没有,我只是失望和抱歉。

我认不出我们熟悉的城市,不是因为有很多过去不存在的建筑,也不是因为有什么新的、豪华的东西,而是因为曾经熟悉的、引以为豪的东西消失了。

我家后面的梅林不见了,迎着南方刺骨的风霜绽放的梅花也不见了。它变成了嘈杂的市场和复杂的住宅。我在从小到大熟悉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我没有快乐,也没有悲伤。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似乎失去了一些东西。

为了不迷路,那天特意请了一个年轻的朋友陪我。并排有三口井,经常出现在梦里。妈妈总是在井台边忙碌,洗的手总是被冬天的水冻红。井台上侧,有几棵茂密的桂圆树。春天,总有米粒般的小花。树下,总是躺着农场的水牛。水牛沉思描述了漫长中午的寂静。

有一条蜿蜒的河道,里面长满了水生植物,还有一片绿色的稻田。我们的家坐落在一片乡村风景中。而这里是一座城市,是中国充满欧洲风情的沿海城市。拐过桂圆树,是一条由西式建筑组成的街道,庭院的墙上垂下紫色的九重葛。再往前走,有一个山坡上长满了高大的柠檬桉树。我穿过天空和阳光的阴影,透过森林中雾蒙蒙的雾。昏暗的院子里开满了鲜花。

有一个教堂,五颜六色的窗户上画着宗教故事,神圣的音乐从窗户里出来。这一切,现在只活在我的想象里,我的同胞年轻人都没有想法。失去的一切都属于我,我仿佛只有一个模糊的梦。

我仍在顽强地寻找它。我记得在花和丛林之间有一条路,从臧倩山到沿着岷江的数百个石阶组成的下坡。我记得在山坡的高处,我可以看到岷江的船帆和远处渡船的汽笛声。那年我北上读书,有人在渡口给我送行。哨子还在我耳边响着。漫长而缠绵。不知道是忧郁还是悲伤。但是,但是,我找不到去河边的路,找不到石阶和哨声!

这座城市被流经市中心的岷江切断了。杜敏古城的三坊七巷有着浓厚的传统气息,林则徐、严复的出生地,林琴南、谢冰心的出生地。在种植古榕树的街道和小巷深处,有一个带有学者莫云的深宅大院。在城市的另一边,闽江深情地拍打着南台岛,南台岛是一个放大了的鼓浪屿,那里有着大陆少有的异国情调。有一个家,不乐意和我一起度过童年,却消失在无边无际的大气中。

我的家乡是一个开放的沿海城市,也是重要的港口之一。基督教文化以时尚的方式加入并融合了原始的佛教和儒家文化传统。经过近百年的共存,这座城市的文化形态与大陆不同,也构建了我童年的梦想。然而,这个梦想在另一次文化转型中消失了。按照习俗,人们清理花园和草坪,用水泥封住过去种花和行道树的地面。所有西式建筑都以同样的方式进行了改造,草坪和树林为那些死板的房子腾出了空间。人们以自己的方式改变了他们不适应的文化形态,让我在此刻无休止的消失。

在熟悉的家乡迷失了方向,失去了早期的梦想,包括深爱的家乡。我说不出我有多沮丧和悲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