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乡迷路 ,本文作者: 李梅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在我的家乡,女儿不仅有“大酒坛”的称谓,还有“老鹅篮”的外号,也就是说长大后不仅会给父母买饮料,还会给他们送老鹅包子。酒可以随时送,但老鹅包子只能在每年2月2日前送。怎么才能错过表达孝心的机会?元宵节前,我早早买了老鹅包子,准备开学前送给父母。

天气好,路又平,100多里地,要一个小时。从村东头的拐角进去,看到父母正站在门口等着拐过拐角。孩子玩耍追逐,大人热切聊天,笑声充满院子。我非常想念父母的时间,所以那天我没有离开。

晚上,多云,下着毛毛雨。因为很久没在妈妈家住了,所以之前用的牙刷比较旧。于是我就去村南的店里买了。妈妈想和我一起去。我拒绝了——。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还能迷路吗?

雨下得很好,骑电动车不带伞。雨水打在玻璃上,模糊了道路。幸好几分钟就到了。商店就在村小学对面。我上学的时候经常在这里买文具和零食,但是地方还是原来的地方。我简陋的母校变成了花园式的小学,小店改名为超市,商品种类繁多。店主亲切的和我打招呼,让我感觉像个孩子。拿了牙刷,寒暄了几句,然后说再见。

雨下得更大了,路灯在雨中越来越暗,眼镜上全是水珠,抽不出时间擦,也不敢四处看。不知道为什么,道路越来越陌生,但我隐约看到右手边有一个更大的超市,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把门口映得通红。我以前没见过这个超市,这条巷子肯定不是拐向妈妈家的路口。我停下车,擦了擦眼镜,不可置信地环顾四周。一条笔直的水泥路从南向北延伸。露西是一个大领域。道路东侧的二、三层小楼排列整齐。一条水泥路穿过一排排的房子。从前面到后面,他们必须绕过村庄的西边或东边,从小巷进入,才能相遇。莱恩也差不多,每次来父母家,老公都会在没有我指导的情况下走错车道。我以为我熟悉的每一个角落都像是自己家的物件,现在却迷失了方向。

雨越下越大,帽子上的绒毛在滴水,心里七上八下,心慌意乱。转过头,不敢再骑了,一步一步往回走,努力辨认每一栋楼,每一个路口。左手边,温暖的灯光和食物的香味从小楼里飘过,偶尔的笑声打破了乡村的寂静。故乡,像一个完整的母亲,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往前走了五排房子,六条小巷,依稀看到法绍佳的门朝西。从这里,我可以去我妈妈家。我终于放下紧绷的心,擦了擦眼镜,上了电动车,驶进了小巷。

回到家,我爸问我怎么去了那么久。我说我迷路了,差点跑到车户(马路对面的另一个村子)。爸爸有些苦恼地说,早知道我跟你走了,雨下得这么大,我的外套都湿了!

家乡,我在斯里兰卡出生长大。我被刻在我的血液里,刻在我的生命里,以一种千变万化的方式把我从主人变成了客人。虽然我为她骄傲,但我更深地迷失了。记忆中的一切都在慢慢消失。小时候没地方玩。生活中的经历成了永恒的记忆。前几天同学跟我说,她的村子要拆迁了,曾经熟悉的一切都要从那片土地上抹去,我的话里有着无尽的悲伤和留恋。和她比,我还幸运吗?虽然我家乡的全貌已经完全变了,但她还在。只要她在,我还有回家的路,还有我的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