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的 |转载人: 林沐柒

  • A+
所属分类:诗词杂志

不知道怎么解释。今天我没有对YY说一句话。在冰冷、平静、无波的脸上,远远地,写着“ roll ”几个字。我又嫉妒又难过。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呵呵,可能我也想过。一直纠结的是:“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字差,就是想不通。但应该不会出乎意料吧?那一天终将到来。

看你QQ状态,我一晚上没回家,连上班都没来得及。怎么才能继续欺骗自己?如果是WZY和PY一起出去的借口,我可以认为你要把她介绍给你的朋友吗?当ZY早上看到我时,我能看到深深的怜悯。这个圈子真!是因为每个人关心的东西不一样吗?我有点迷失方向。我一直告诉自己,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应该选择相信。这是我一直想坚持的状态,但好像从来没有做到过。

不知道现在的眼泪是什么。我每天晚上都和他们一起睡。我能做些什么来拯救自己?有时候我鄙视自己,告诉自己,你是不是因为这点小事崩溃了?你的爱情生活中除了这么多东西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吗?但是,我还是不能无动于衷。

往往,我会反思自己,自己做的对不对。正确其实是不对的。最正确的方式是选择彻底消失,另一种是选择彻底原谅。然而黑白之间的灰色状态是最折磨人的。我既没有足够的勇气选择离开,也没有足够的慷慨去接受这些现实。胡说八道!

晚上,YL来到我们办公室,穿着你的波尔多棉袄。嗯,真的没有你的好。我今天给你打了很多电话,当然,都是在工作的时候。我这么明目张胆的给你打电话,除了工作我还能选择什么?我不敢和你谈别的。我害怕裸体。你选择视而不见。

哥,也许选择等待不是最难的,选择妥协才是最痛苦的。我坚持我的坚持,你走自己的世界。你对我无能为力,但我不想在你面前流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