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 ,创作者: 李景宽

  • A+
所属分类:奇闻异事

我家老房子在老闵珠街10组,三间平房,半亩空地,榆树。大门朝东,两扇木门足有寸厚,涂黑漆。北面有三棵白杨,直插云霄。门前是生产队打基地的院墙,牛叫和马嘶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院门南侧有一条木条做成的长椅,白茬,没上漆。长凳后面是一个榆树丛隔板。灌木丛中有一棵茂密的榆树,它的树冠恰好像遮阳伞一样遮住了长凳。

窗户前面有个空地,留了个过道,剩下的是个小菜园,绿油油的,很新鲜。中间有一棵杏树,茶杯很厚。房间西侧有两株黄色的太平果树,果盘很厚,距离房间西墙三米。沿着南灌木丛的边缘有一条用碎砖铺成的小路,通向西边缘的尽头。中间有个带隔板的有盖厕所,把男厕所和女厕所隔开。因为离房子很远,隔着半亩地,卫生精致。

房子东侧有一个宽敞的谷仓,面积一个半。里面有秩序的存放一些杂物,而且仓库的门很结实,不亚于门。爷爷和爸爸都是木匠,给自己家做木工当然也不含糊。

门在东边,门旁边有个窗户。这是厨房的窗户,采光好。开门进厨房。西侧有一个用高级水泥覆盖的砖砌灶台,非常精致光滑。十二音大锅放在炉子上,有两个木制盖子。炉子旁边有一个涂有红色油漆的木制风箱。两端下部有活动风孔,用圆板挡住。风箱有两根圆形木杆,木杆的外端固定在直立的木柄上,圆形木杆伸入风箱中。末端固定一块方形木板固定,木板四周镶嵌鹅毛,拉动时产生风,两端风孔挡板开合,放出“水箱和酸菜箱依次靠墙放置在厨房走廊东侧。

厨房北侧占整个厨房面积的三分之一。有一个被玻璃窗封闭的隔板。隔断里面是一个小房子,外面开着。房屋分为内外两个区域,都覆盖有耐火材料。烟道沿着外阻和内阻从灶具中出去,沿着房子西侧的烟囱冒出来。冬天为了防止冷风从烟道钻进炕里,在西墙屋顶两尺远的地方有一块薄薄的铁烟板,平时做饭时插开。

外面有一张方桌,靠着北墙放置。奶奶有一个床头柜大小的木制柜子,漆成紫色,里面装着她认为特别值钱的东西。后面有一个大柜子,靠着北墙放着。妈妈用它来装衣服。还有一张桌子,上端并排有三个抽屉,下端两侧各有一个开门。桌子的两边放着两把木椅。

我出生在我的老房子里,由一位蒙古老妇人接生。因为这里比较偏僻,小时候不装电灯,晚上就点煤油灯。连个电喇叭都没有。上小学的时候装了一个电喇叭,县广播电台分早、中、晚三次播出。娱乐节目包括京剧、相声、快板和声乐节目。后来安装了电灯。父亲买了一台带红灯的收音机,而不是电喇叭。

在这座老房子里,大姐、二姐、弟弟、三姐、老姐相继诞生。一开始我有个大姐姐的时候和爷爷奶奶住在外屋。等我长大结婚,爸妈会把里屋收拾干净,给我做新房子。我的父母、弟弟妹妹将住在外屋,我的祖父和祖母将住在有炕的分隔小屋。这个隔断是我出生后爷爷做的,早就计划好了。结婚第二年,大儿子在农历十月初十出生。

早在我爷爷六十多岁的时候,他就自己买了落叶松木材,精心为自己造了一个棺材,涂上了红漆,放在谷仓里。邻居亲戚都来拜访,他打开仓门让客人欣赏他的棺材。“ coffin ”的谐音是“官财”,让你宾至如归。我爷爷八十二岁的时候,国家开始提倡火葬。可能我爷爷担心他死后不住在这个棺材里。有一天,他突然让我老婆给他炖高粱米饭和大豆米饭。他吃了一顿饱饭,再也没吃过。任家的劝说也无济于事。他躺在茅屋里的炕上,没有吃也没有喝。七天之后,他去世了,葬在他的棺材里。几年后,我奶奶去世了。我父亲不得不卖掉老房子,因为它很旧。

如今,情况不同了。老房子早就不存在了,连旧址都找不到了。但是,老房子一直储存在我的心里,我对它的记忆永远不会抹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