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河流 :写文: 邢占双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老家东边有一条小河叫东沟子。东沟子是我记忆中流淌的最美的河,也是很多梦里最清澈的河。

小时候经常跟着朋友去东沟子放马、放牛、放鹅、挖猪菜、割草。我们把马绊倒在一边,然后去泡泡里洗澡。所有人都脱下衣服,跳进河里,玩耍,戏水取乐,投入激烈的战斗,像梭鱼一样露出屁股。我们鱼贯上岸,把黄瓜背对着球茎,扑通扑通地高高溅起水花。一泡水瞬间被我们搅起,我们玩得很开心。我们常常忘记放马,直到进了麦田,听到年轻人的叫骂声。

东沟子上游有几处泉水,常年不断的出水,细沙滚滚,暗流涌动。春天夏天凉爽,冬天温暖,冬天炎热。当我放开我的马时,我渴了,我焦急地冲向那里,手里拿着它,或者只是躺在那里,我的嘴唇像马和牛一样贴着水,甜丝丝的儿子,又冷又冰,解渴又解暑。

东沟子风景如画,尤其是清晨。在高高的山丘上赶着鹅,看着远处的东沟子,云朵在四周冒着热气,氤氲的水气像一条河流在地上流动,在阳光下闪着蓝光。走近东沟子,两岸绿油油,野花从沟底开到田边,蒲公英花在微风中闪烁,马蹄莲在艾草中闪耀,雏菊像一把撑开的伞。漂亮的鹅姑娘经常摘一束雏菊,拿在手里玩。

夏夜东沟子异常热闹,鹧鸪声悠远深沉;虫子、青蛙、鼓声,一个接一个,传遍全国,穿过田野和树木飘进村庄,伴随着躺在土炕上的月光流进我的心里,这是我记忆中最熟悉的天籁之音。东沟子的水流向东南镇,在镇的西北角转向东。这是一条季节性河流。春天,水很浅。它只能擦擦脚,看看小鱼在里面追。夏天,两边高地的雨水汇集在沟底,水势汹涌。为了保护这个城镇,修建了一座大坝来保护这个城市。

听老人们说,这个大坝叫东方红渠。那年修建了引水渠,场面非常壮观。全公社13个村的男女老少都参战了。牛车、驴车、独轮车、土筐、送饭工、宣传员、红旗、小号每天都在报道项目进展,每天都在评估劳动模范。人们充满了活力。最后,它被建成了一条引水渠,造福于人民,排水抗旱。引水渠在城东向南拐,把河水送去一条大河,叫双阳河。

双阳河东西走向,水面宽阔,蜿蜒曲折,穿过耕地、湿地、草原、柳树……老人说,以前双阳河不耕种的时候,到处都是芦苇、草甸、沼泽。这里有狼,有狐狸,有狍子,有鹿,有野鸡,有鸭子,有各种水鸟在这里飞翔,有各种野菜,有药材,有好东西,这些都不能命名。

老人还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总是下雨,水淹了堤岸,下游的鱼上来了,水退了。人们发现双阳河沿岸到处都是鱼,马蹄坑里也有鱼,如鲢鱼、鲤鱼、鲫鱼、泥鳅鱼……。真是饿不死的神。唉,要不是鱼救命,我老家有多少人会饿死。

后来,双阳河沿岸的大部分湿地变成了耕地。双阳人都把双阳河边的土地叫做南河套地,南河套种的土地十年不收割,抗旱不抗涝。地价便宜,土壤肥沃,不施肥产量高。

我觉得,只要我们不开荒种地,不保持双阳河沿岸原有的生态,芦苇、草本、野生动物、野生植物、草原的利用价值……一定大于食物的价值。

令人欣慰的是,双阳河没有被污染,水依然清澈,草依然碧绿,河两岸景色优美,水中鲫鱼泥鳅十分丰富。鲫鱼肥,泥鳅软,堪称当地市场上最畅销的水产品。每年夏天,人们在岸边捕鱼,在夕阳的余晖中向河里撒网。

岁月流逝,家乡的河流一直在我心中流淌,流淌着我的血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